胭脂留醉

不知所云 1

HE,HE,HE

当方士谦的心理医生第三次建议他出去旅游散心的时候,方士谦终于想下定决心一样,买了一张飞往巴黎的机票。

他拎着购物袋从便利店里走出来,塞得满满当当的两个袋子里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东西。明明是打着买旅行用品的旗号,却只买了两个杯子,剩下的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至于那罐他在货架上盯了许久的水果糖,此时并没有待在他的购物袋里。

方士谦不喜欢挤地铁,更不喜欢人满为患的公交车。他不在乎略贵的打车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车里报上自己的公寓地址,随手把购物袋丢在车座椅上,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假寐。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似乎也并不在意司机是否会趁机绕路多收点钱。

他得好好理理现在的情况。

这件事他已经在心里做了无数次,每次得出的结论如出一辙,这一次也并不例外。然而情况他了解的很透彻,但这就和拿着地图却深陷迷宫的人一样,找不出任何解脱的方式。

方士谦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也许这一切也没有他想得那么糟,目前看来,一切都还好。

他睁开眼,习惯性地透过车窗去看车外的风景。他看见一盏盏路灯安静地矗立在路边,暖黄色的光洒到马路上,映出一片海洋。

很久以前,方士谦和王杰希在路灯下接吻,约定好每次分离都必须要有一个吻作为补偿,吻得温柔又深情,相爱的样子青涩又愚蠢。

雾霾肆虐了半个多月后,小城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空气清新月朗星疏,一整天都没能见到雾霾的影子,PM2.5也少得可怜,如果王杰希在一定会喜欢。

出租车拐过一个弯道,马路上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方士谦看见路边有一男一女在争吵。他们或许是情侣,或许又是在某些地方不那么合拍,因此爆发着对年轻人而言惊天动地又不值一提的争吵。

他和王杰希度过蜜里调油的热恋期后一度陷入冷战,两个成长环境完全不同的人很难做到精神与灵魂的双重统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在争吵中学会了退让,学会了适应对方的步伐,学会了怎样白头偕老。唯一不和谐的是最后一条没有了实践的机会。

方士谦想起王杰希每次出去旅游都会提前收拾好行李,每次都在临近出发前看着方士谦手忙脚乱地往行李箱里塞东西,最后很无奈地过来帮方士谦收拾。每次他都说下一次再也不会帮他了,结果每次还是会重复以上程序。

出去旅游的时候王杰希喜欢往旅行箱上贴一些贴纸,使得银灰色的旅行箱显得不那么单调。方士谦也兴致勃勃地向王杰希要来两张小猪佩奇的贴纸,贴在他被王杰希形容为巨丑的黄色旅行箱上。王杰希不能接受方士谦把小猪佩奇贴在旅行箱上,欲言又止了好久,最后在出门前把小猪佩奇换成了汤姆猫。

除此之外王杰希还有个怪癖,一下飞机就要吃到满满一罐子的水果硬糖,据说是一种可以让心情变好的魔法。方士谦不以为然,然后咬了一口他的泡芙。经常吃泡芙容易发胖这件事王杰希跟方士谦提起过,方士谦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很认真地说人生里有些东西就是无法割舍的,就想王杰希的水果硬糖一样。王杰希无言以对,过了两个月之后方士谦就收到了王杰希亲手制作的爱心泡芙。卖相不错,吃起来更是天下第一好,连奶油里都沾染着王杰希的甜味。

方士谦一路胡思乱想着,司机师傅提醒他到了的时候,他还在想王杰希泡的茶凭啥就比他跑得好喝。

方士谦神思恍惚地递过去一张百元大钞,拎着自己的购物袋下了车,迷迷糊糊地走进公寓,完全凭借肌肉记忆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打开门,里面一片黑暗。

方士谦摸到墙上的开关,啪嗒一下打开了灯。

房间里一下子明亮起来,方士谦换了拖鞋,跌跌撞撞地冲到卧室里,把上午收拾好的行李箱拖了出来。他是没有提前收拾的习惯,但是王杰希不在,他还要生活。

家具摆设和方士谦离开时还是一样的,一个星期过去还落不了多少灰,等他回来怕就是又一番光景。方士谦觉得大扫除挺麻烦的,但眼下他却没有多余精力去打理房间。

方士谦抬起手,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八点四十一,不算多晚。而他买的机票是明天上午九点的,现在只需要睡个好觉。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是发了什么神经,躺在沙发上,竟然没有一丝睡意地熬过了十多个小时,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巴不得马上就能到巴黎。

他拖着他的黄色旅行箱走出房门,锁门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旅行箱上的汤姆猫贴纸。贴纸在空中悠悠的飘了两下,稳稳落地。方士谦蹲下身,拾起贴纸,却因为贴纸因为掉过太多次而没有黏性,没办法贴在旅行箱上了。他手心里安安静静地躺着那枚贴纸,责怪着自己过去的粗心。

方士谦使劲地眨眼睛,努力不要让眼泪掉下来。

他快哭了。

方士谦得承认,没有了王杰希的生活糟糕透了。

TBC

评论(2)
热度(29)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