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恋爱主义【上】

张佳乐第十四次倒在酒吧的吧台上,苦哈哈地问张新杰什么是爱情。

张新杰一边调酒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他我哪懂这些,我哪有张大少爷那丰富的恋爱经历。

张佳乐撇撇嘴,把手里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张佳乐这人的爱情道路确实命运多舛,天生自带的闪分体质往往身边的朋友还没记住他的男朋友叫什么长什么样呢,他身边就又换了个男人。

单单细数一下张佳乐的恋爱经历,就能明白张佳乐不是什么闪分体质,他就是纯粹地招渣男。

张佳乐的第一任男友是他老家邻居家的儿子,他回老家的那个暑假两个人在一起了。那时候张佳乐才多大啊,整天腻腻歪歪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幸福,后来觉得那估计就是空虚,其实他也没有过得那么好,因为初恋和他很少见面,在没有通讯软件铺天盖地的时代,两个人打电话张佳乐说十句对面也就回个哦啊嗯,后来张佳乐回老家谁也没通知,看见自己高贵冷艳的恋人亲密地挽着一个双马尾女孩的胳膊有说有笑地从甜品店里走了出来。张佳乐什么也没说,把跑了十几家店累断腿买来的项链砸在了渣男身上,转身就跑,躲在树后面哭了一夜。

第二任是初一时的班长,长得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个三好学生文艺少年,写给张佳乐的情书上那些辞藻华丽的句子打动了张佳乐语文不及格的学渣心,在一起不到两天张佳乐就发现对方抽烟喝酒打群架,遂与之分手。

第三任和第四任可以放到一起说,和第四任谈恋爱的时候张佳乐就觉得这人咋没和第三任在一起呢,一个死洁癖一个强迫症,一个是一丝不苟的处女座一个是严谨面瘫的摩羯男,后来真如他所料,买完咖啡从星巴克出来就撞见了这俩人在路边接吻,张佳乐想把咖啡甩他们一脸来着,掂量掂量咖啡的价格和自己的零花钱数额,作罢。

第五任是在张佳乐认为自己也就这样弯一辈子的时候出现的妹子,也是张佳乐谈过的唯一一个女朋友。对方家里很有钱,出身好的女孩子要么是公主病,要么就特别知书达理。第五任属于后者,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样子给张佳乐谈心,搞得张佳乐反倒不太自在,这女生温文尔雅就是有点神经质了,不太像这个年纪的女生该有的模样,能说会道逼近油嘴滑舌。最后分手的时候简直你情我愿,两个人坐在海边吹了一夜海风,回去就冻感冒了。后来张佳乐听说妹子和男朋友在酒店里殉情了,倒也是挺感慨的。

第六任就是高中毕业以后的事了。在交友软件上认识的,号称纯洁得一张白纸,刚确认关系就要求上床,气得张佳乐摔门而出大半夜跑到张新杰家里不顾对方严谨作息被打乱纠结用绳子还是用刀劈死他的眼神有多冷冽,自顾自地赖在张新杰家的沙发上骂了一夜渣男一个词都不带重复的,从祖宗十八代骂到上下五千年,从人类进化史骂到生物学知识,把张新杰唬得一愣一愣的,睡觉都不敢睡了,守在张佳乐旁边生怕他一个想不开抹了脖子。

张佳乐恨啊,但不是恨那个渣男,而是想不通。他就想不通他乐爷一个三观端正眉清目秀无不良嗜好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是他乐爷拿不动刀了还是这些年渣男批发出售了。

张新杰没敢说,就你这天真的小样人家渣男不骗你骗谁,扎着个小辫子以为自己是黑瞎子啊,给你插朵花把你能耐坏了咋不给你上点农家肥。

从那以后张佳乐再也没提谈恋爱的事,大学选修课跟了个不正经的教授,整天忙里忙外的还得防着实验室里的闹鬼现象。话说关于这个教授还有点小插曲,那天教授的双胞胎弟弟来学校里找教授,那一模一样的脸和截然不同的气质门卫看了半天愣是没敢放行,最后叶教授自己跑出来把弟弟放了进来,他弟弟特别奇怪问今天怎么放我进来了,叶教授大手一挥豪情万丈地说跟人打赌吃饭没钱了你身上有多少钱快点交出来。

张佳乐一阵唏嘘,独生子女就这不好,连个给自己坑的弟弟都没有。但是张佳乐很会变通,他认真思考过之后找到张新杰,严肃地跟张新杰说你看咱俩都姓张,你初中的时候开家长会都是我租了身西装去的,乍一看咱长得还有点像,要不我做主咱俩就结拜兄弟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在路边摊撸串,张新杰特别讨厌这种不健康不卫生的路边摊,奈不过张佳乐死缠烂打扬言他张佳乐活了这么多年就他这一个好兄弟说啥都要去。听了这话,张新杰差点没吐血。

得,就这么一文艺少年,不是,文艺青年,带你出去说你是大学生都没人信,开家长会那回就你那嫩样能糊弄过班主任吗,要不是看在老子学习好,班主任没好意思拆穿你那西装裤脚都能拖地。说你是我哥?就不怕别人说我拐卖未成年儿童啊。

张佳乐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但是这件事情上张新杰比他态度更坚决,一番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统统没用,最后结局是张佳乐目睹了叶教授的弟弟扯着叶教授的领子生拉硬拽上奥迪,叶教授嘴角的烟苟延残喘地冒着点火星子,眼神死。从此张佳乐再也没提这事。

张佳乐郁闷。

张新杰比他还郁闷。

自从知道自己在这家酒吧调酒之后张佳乐来蹭酒都不是一回两回的了,喝多了就抱着张新杰嚎啊我家多好的孩子啊能考985211的孩子啊怎么混不下去去调酒了啊世风日下啊啊啊!全酒吧跟看傻逼似的看着张佳乐,要不是张佳乐那张清秀的小脸吸引了不少想泡他的男人女人变相地给酒吧增加了客源,张新杰的社会实践可就真做不下去了。

张佳乐是抱着喝穷张新杰的心思去的,为了以防张新杰被自己坑完把他气愤地扔到大街上还带着钱包,虽然藏得隐秘但每次都被张新杰扒出来,虽然张佳乐捂着身体要张新杰负责什么的,张新杰一个死亡凝视就不敢说话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药,非要试试自己调酒。张新杰放心不下他,给了他几瓶小酒让他自己蹲一边调去了,怕张佳乐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硬把张佳乐塞到了桌子下面。

张佳乐拿着花花绿绿的酒玩得不亦乐乎,开心得像个喝醉了酒的中国娃娃。

此时,距离张佳乐遇见孙哲平还有十分钟。









啊写到这儿大孙还没有出场,下一章明天更,flag立好了

评论
热度(18)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