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张新杰你为什么这么sao

 @明奕 小可爱点的韩张

灵魂互换的梗,但是不是和老韩......

和顶着宿敌脸的男票谈情说爱,是你没有尝试过的船新版本。

时间线为世邀赛后。

1

天真冷。

韩文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原来以为最变幻莫测的是王杰希的魔术师和张佳乐的幸运值,没想到原来最邪乎的是Q市的天气。明明昨天还是艳阳高照热得人连T恤都不愿意穿,没想到后半夜下了场雨,早晨起来就冷风飕飕透心凉。韩文清不喜欢随便降降温就把自己裹成球,反正进了楼总归没有那么冷,更何况老韩同志当年坚持的老年运动服式的霸图冬装确实在保暖方面有着出人意料的战绩,具体体现在去年冬天张佳乐同志去哈尔滨滑冰时连羽绒服都没带,从后勤部拿了三套队服。

最后还是吹感冒了,说到底再牛逼的冬装都不是羽绒服,把三年队服一起穿不会更暖和只会更像大熊猫。老韩当然不可能扔下队员自己去滑冰,然而他所谓的照顾其实也帮不上太大忙,就是把电脑挪了个位置,不影响自主加训的同时顺便照顾张佳乐。倒是张新杰一直端茶送水轻声细语,张佳乐特别感动,感觉病员的待遇就是非同凡响,直到他不好意思继续麻烦张新杰而自己起身倒水的时候,看见张新杰亲了下韩文清脸的那一刻。

张佳乐第一次产生了对人生的迷茫。

话说回来,霸图队服虽然抵挡不了冬天的哈尔滨,但是想对付突然降温的Q市还是绰绰有余的。韩文清一进楼就拉开了队服拉链,不得不再一次庆幸和张新杰买的房子在郊区,虽然买东西是不太方便,但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还是新杰聪明,韩文清产生了一种“我老婆真棒”的自豪感,虽然不是周泽楷那样的人型GPS,但是被粉丝围堵的感觉真算不上好。看着韩队冷脸还能热情洋溢地围上去,你们霸图粉真的是迷。

开门的时候韩文清还是觉得怪怪的。当初买房子的时候是想找个度假休息的地方,对于这两个活生生把二十多岁活成七八十岁老大爷的人,首当其冲的选择理应是中规中矩的居民楼。张佳乐听说了这个事感到非常诧异,不知道和张新杰说了什么,最后定下来的房子就成了这套复式小楼。

倒是挺别致。

韩文清推开了门——

2

韩文清提着菜心情很好地进了门。

韩文清提着菜表情惊悚地出了门。

作为一个男人对恋人抱有×幻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也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张新杰穿着性感内衣面色绯红地引诱,随后又想了想这件事的可行性和内衣尺寸的问题,深感思考这种问题的自己是脑子被叶修踢了。

——那可是都高潮了还不忘提醒他早点弄完早点睡觉的男人啊。

“老韩~你看我这样帅不帅?想不想【哔】了我?”韩文清在脑海里回放刚才的一幕,张新杰跪在地毯上,穿着盖不住下半身的T恤朝他邪魅一笑,尤其是那一波三折的语调,堪称人生三大悲剧。

新杰他一定是训练太累把脑子累坏了,霸图队长韩文清沉痛地想,是人总要休息,自己平时是有点太严厉了。

如果不是电话铃声恰到好处地响起,韩文清很可能对着门沉思一个上午了。

来电显示是苏沐橙,韩文清显然没给苏妹子备注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迟疑了一秒后就接了电话。

“喂?”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韩队,是我。”

“叶修?”估计着是叶修借了苏沐橙的手机打来的电话,但是凭叶修的性子能乖乖叫韩队?还用那么低沉缓慢的语调,完全像是换了个人。本来张新杰的反常就弄得他有些懵,这一次更是怀疑起了这个和自己拼了十几年的对手其本质是否还有着节操。“有什么事?”

“是我,”对方又重复了一遍,“张新杰。”

韩文清更懵了。

他推开门,里面的“张新杰”正在看电视,听见开门声转过头,笑得极尽叶修式猥琐,“哟,老韩,你知道张新杰的衣服在哪儿放着呢吗?啧啧,你们年轻人真是不懂节制。”

槽多无口。

韩文清拿电话的手微微颤抖。

3

有一道选择题叫,如果我和你妈灵魂互换,你是愿意睡有你妈灵魂的我还是有我灵魂的你妈?

韩文清同志正面临着相同的选择题。

当然,这只是借代,叶修不是他妈,他也不想现在就睡。

在等张新杰的飞机到之前,韩文清决定先和叶修聊聊。

“你刚才怎么那么……”韩文清比划着,那个词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你说你第一次推门那会儿?我看沐橙最近追的剧里就是这么演的,再说你就真没起个邪念?那样我自己都恶心。”

“邪念吗?”打死你这个妖孽的念头还是有的。

“老韩,”叶修突然说,“在他到之前你能不能先找个衣服给我穿?我觉得等张新杰来了看见这样可能会觉得你出轨了。”

韩文清起身去找衣服,还不忘补上一句:“反正身体还是那个人。”

“那我的灵魂呢?我还是个黄花大帅哥呢。”

处男就处男呗,韩文清想,都没人跟你搞基。

4

真是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一般人穿上都中规中矩的白衬衫硬生生让叶修穿出了一股痞气,故意不扣好扣子还妄图叼根烟,而这里毕竟不是兴欣,韩文清和张新杰都不抽烟,他也不能找魏琛偷。

——那也不是你叼pocky的原因,韩文清想,那是新杰买的。

“诶,这玩意挺好吃的,”叶修嘎巴嘎巴吃完一根又伸手去拿下一根,“我不客气了啊。”

“你什么时候客气了?”韩文清把pocky夺过来,“不能再吃了。”

“啧,”叶修伸手去抢,“老韩小气啊,一盒巧克力棒都不给我吃?咱可是多少年老朋友了。”

“不行,”韩文清拒绝,“你再用新杰的身体做那种表情我就把你扔出去。”

“嘿,我就做,”叶修马上艰难地摆了个鸭子坐,僵硬地模仿当年年少无知时点开的不知名网页上苍老师的精湛表演,“老韩~来嘛~雅蠛蝶雅蠛蝶~你给不给我?”

后面生硬的转折听起来竟然出乎意料的自然,韩文清本着吓唬吓唬他的想法,一下子按住叶修的肩膀,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又想了想内里的叶修,瞬间一身恶寒。

这种时候连老韩同志本人都特别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如果门口没有传来“啪嗒”一声。

5

顶着叶修脸的张新杰走了进来。

顶着叶修脸的张新杰走了出去。

END

我特么写了什么......

真的希望不要嫌弃,一想到明天的比赛就瑟瑟发抖QAQ

评论(4)
热度(41)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