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王杰希不堪一击的世界观和别出心裁的怀孕方式

 @李子柒 小可爱的点文,话说我已经懒到用点文混更了......

在老王生日发这种东西会不会被打死(土下座)

一个世界线错乱的王杰希,还有个后续。

1

王杰希很想尝试睡一觉然后重回解放前。

他摸了摸粉嫩粉嫩的床头柜,和床头柜上摆的粉嫩粉嫩的HelloKitty对视良久,一巴掌拍上自己脑门。

他一定是在做梦。

但是脑袋是真的很疼,王杰希看着自己的手掌,这双上了保险的手手劲挺大。

王杰希摸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觉得没什么比这更令人绝望的了。

直到方士谦推门进来。

“哦亲爱的,”方士谦急急忙忙跑过来做到王杰希旁边,用充满爱意的神经病目光看着他,手轻柔地抚上王杰希的肚子。“你醒啦。”

王杰希看见他的眼神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猛地照着方士谦的手拍了下去,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他可以确信自己现在可能是疯了,方士谦怎么可能用那种深情到令人作呕的眼神看他?方士谦绝对不是什么琼瑶剧男主角的套路,如果是那他也得是海绵宝宝的套路。

王杰希真的觉得没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了。

然而打脸这种事总是来得特别快。

只见方士谦的手被王杰希拍开,傻愣愣地和王杰希对视着,然后吸了吸鼻子,嗷地一声哭起来了。

“杰希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怎么能这样!!!我不能离开你啊亲爱的!!!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你不能让他没了娘啊!!!”‘’

王杰希想一jio踹死他。

2

王杰希是个二十一岁遵纪守法无不良嗜好的五好市民,在遇见方士谦之前一直是一个非常钢铁的纯种直男,年轻的人生里从来没接触过什么小姑娘看的玛丽苏言情小说。别说言情了,他为数不多看过的小说都是金庸古龙那几位老人家的。和玛丽苏言情唯一的接触大概就是初中时为了追小女孩特意买了本《校草霸上小丫头的唇》,虽说标题就能看出一股呼之欲出对智商的残害,但是小王同志在这方面真是很有坚持。结果书一买回来就被小学生妹妹疯狂吐槽,嘲讽开大了还怀疑起了王杰希的性取向。

于是,这种连小学女生看了都嫌玛丽苏的脑残剧情,就这么发生在了王杰希身上。

“杰希希你看看我嘛~”方士谦一句山路十八弯般的话彻底打破了王杰希思考的思路,本来就够气的王杰希更加焦躁:“闭嘴!”

“那好嘛我不说话了,杰希希不要生气嘛,不然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不准叫我杰希希!”王杰希自己念这个名都恶心得想吐,但是又怕这个脑回路清奇的霸道总裁方士谦理解成孕吐,“叫我王杰希。”

“好的,老婆大人。”

王杰希无语。

这个方士谦在某一点上还真是和那个方士谦有点像啊。

王杰希揉揉额角。

那也不是他的方士谦。

总之要先想办法回去。

3

王杰希以前和喻文州黄少天玩过斗地主。

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人,黄少天还好,喻文州和王杰希那都是在外人面前要装得温文尔雅善解人意,意在塑造良好的队长形象以不影响别人对整支队伍的评价。打个比方,霸图就属于那种一看就让人觉得霸气无比一往无前的纯爷们,这主要来自于他们的队长韩文清。而霸图的宿敌嘉世给人的感觉却是自信阳光温和的青春感,这主要来自于叶秋没出面,而吴雪峰确实很符合这个定位。

私底下这两人可远没有在记者面前的成熟稳重,同样需要打个比方,喻文州同学拿扑克牌玩个小猫钓鱼都要算牌,原因是输了的人要跑到自家训练室里唱月亮之上,而王杰希同学就很成熟了,毕竟年龄在那儿摆着,他一般喜欢和喻文州一起算斗地主,使劲坑那个心脏不过他俩的黄少天,甚至为此改了规则,输了的人就一天不准说话。

那一场赢得那叫一个爽快,喻文州疯了一样地送助攻,不为自己也为了蓝雨队员。

说句题外话,这种活动方士谦从来不参与,他明面上说的是不喜欢参加那种小孩子一样的幼稚游戏,但是据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花同学说,这位大神只是手气太差十赌九输,和他打牌躺着都能赢。王杰希点点头说那也不是你一直找他打牌的理由张佳乐前辈,我是他队长你应该来找我。据说那天晚上张佳乐在百花俱乐部唱了一晚上好汉歌,嗓子都嚎哑了。确切地说他半宿就嚎哑了,剩下的半宿是以孙哲平为首的百花队员帮他嚎的,理由是咱百花人不能不讲信用让微草的邪恶魔术师瞧不起。

回到正题,当时输的惨烈的黄少天几乎在放弃的边缘。他问喻文州到底怎么才能赢,喻文州神秘一笑,回了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掌握王杰希出牌的套路就行。黄少天点点头,然后说队长你不想帮我就直说,王杰希那出牌套路是一般人掌握得了的嘛。喻文州说所以我们不是一般人啊,于是趁着夏休期给黄少天补习了半个月,直到黄少天觉得再玩斗地主一定能稳赢。然后下一次见面的时候王杰希微微一笑说我们今天不打牌玩麻将。身后还有个放弃人生的方士谦。

黄少天和方士谦对视一眼,得到了共同的信息。

兄弟,不容易啊。

现在,王杰希确切领会了什么才叫不容易。同时他更确切地理解到了喻文州的那句话。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是谁?你又是谁?”王杰希问。他觉得按照这个方士谦的智商怀疑不到哪儿去。

方士谦有点惊讶,又有点开心:“诶亲爱的不记得了吗?你叫王杰希是我老婆,我叫方士谦是你老公。”

王杰希笑嘻嘻。谁他妈想听这种废话,老子想知道你是干嘛的。

“那我们是怎么认识又是怎么结婚的?”

“这个嘛主要是因为你刚到学校的时候闯进了只有我能去的那片树林,然后被我发现了,还不小心亲到了一起。后来我觉得你真的很特别,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就喜欢上你了。再后来我们经历过分手癌症车祸都挺过来了,这说明我们就是真爱啊,之后我想和你结婚,但是我妈不同意,让我和别的Omega结婚。可我还是忘不了你,然后我就逃婚来找你,一直到现在我爸妈也接受你了,我们就结婚生了孩子。”

说到这里方士谦突然兴奋起来了:“你这一胎如果是男孩就叫小别,女孩就单字一个非怎么样?”

“那为什么不叫英杰?”王杰希发觉自己十分可怕地入戏了。

“英杰是你弟弟呀亲爱的。”

……王杰希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碎裂。

4

最后还是找到了回去的方法。

“我一般不用死亡之门送人的,”戴着巫师帽的喻文州说,“你是第一个。”

王杰希点点头,在喻文州开启死亡之门的一刹那就往里冲。

这破地方和这个神经病方士谦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了。

然后他就被弹了回来。

“我还没有说完,”喻文州露出一个心脏的笑容,“你不说明白你是怎么勾引到方总的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王杰希错愕地看着方士谦。

艹,原来您那个要和你结婚的Omega是喻文州?

艹,喻文州你居然是个Omega,那黄少天怎么办?

艹,我居然接受了这个世界的设定。

“我给他下药了,然后上了他。”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说。

王杰希其实脸皮很薄,他得感谢这位方总先生这几天坚持不懈的磨炼。

喻文州笑了。

“别急,”喻文州说,“你先回忆下你那个世界方总的特点,我帮你定个位。”

“为什么要是方士谦?”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

王杰希默默地吐槽这个喻文州在翘兰花指时散发出的浓厚女人味,一边回忆着一边给喻文州描述。

“方士谦平时很不正经,尤其是和后辈们在一起的时候更不正经,像个没大没小的小孩,其实比谁都懂适可而止。”

“他严肃起来很吓人,感觉他下一秒就要吃人了,然后他就会嘻嘻哈哈地开些玩笑缓解气氛。”

“他其实有点口嫌体正直,嘴上balabala说什么一点都不喜欢,私下里其实比谁都关心。”

“他……挺不一样的。”

说到这里王杰希也有些愣了。

不一样?哪儿不一样?

明明是一样的脸,一样的名字,一样的人,可是芯子变了,就是很讨厌。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俗,但还是忍不住想说:“我爱他,万千世界里就一个他,外表一样也不行。”

真肉麻,王杰希想,真俗。

可能他就是个这么俗的人吧。

5

“王杰希你为什么不理我?”

“别说话,我现在听见你的声音都想吐。”

“???你讨厌我可以,那你为什么挂喻文州的电话?”

“……我喜欢男人。”

“???”

方·不知道该兴奋王杰希是弯的还是该吐槽喻文州是女的·此时此刻不知道能干什么·但是如果这个时候表白一定会被踹·士谦很懵逼。

王杰希还是有点想吐。

他摸摸肚子,发现还有一点微微隆起。

……哦对不起那是这几天胖了。

王杰希很佩服自己。

在那么恶心人的地方还能长胖,真不是一般人的本事。

END

老方出场好少......不太敢@了......

希望小可爱不要嫌弃!

评论(2)
热度(56)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