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儿砸爹给你找了个后爹

很久以前的梗终于码出来了

双方离异带子设定

1

方士谦颤颤巍巍地拨通王杰希的电话:“老王,小清清死了。”

王杰希刚刚接起电话的时候看了眼时间,两点二十五,带着良好作息被打乱的郁闷接通电话,一个尾音上扬的“喂”还没出口,就突然得知了这种消息,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

“王杰希?”

王杰希捏紧手机起身穿衣服:“保护好犯罪现场,我马上就到。”

方士谦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搞了个大误会:“不是啊,它是撑死的。”

“……”王警官这么多年办案经验丰富,就是没见过撑死这么清新脱俗的死法,以至于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确认方士谦是不是脑子有病还是确认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都是因为柏清喂的太多了,消化不良就撑死了。”方士谦解释。他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牛逼了,扯着小白鼠尾巴的儿子近在咫尺,自己还有心思给王杰希解释。

“……给一只小白鼠取和自己儿子一样的名你是不是有毛病?”王杰希意识到方士谦具体是说的什么玩意之后,浑身肌肉都放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附带增加了一个怒气值满格的buff。

“总之你要救我啊啊啊!!!老鼠太特么恶心了!”

方士谦的鬼哭狼嚎没有唤醒王杰希最后的良知,他下床推开门,走到高英杰的房间里看了看,小孩子依然抱着小熊布偶睡得安安静静,安安分分的睡姿无论怎么看都是小天使,可比方士谦他儿子那四仰八叉的架势好多了。

小天使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的,然后心情愉悦的王杰希就愉悦地挂掉了方士谦的电话。

方士谦酝酿了好久终于嚎出来一声尖叫,袁柏清拍拍他的肩膀,坐在他旁边说:“老爹,不行,太假了,他都挂了。”

方士谦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袁柏清说:“废话,你手机屏幕都亮了。”

方士谦叹了口气。

一对父子坐在门口台阶上的画面竟然还有了些流浪兄弟的既视感,要是天上没有大大的月亮再下点小雨就更有氛围了。

“放心吧老爹,”袁柏清安慰他,小胖手在空中挥了挥,带着点潇洒的意味,“以后还有机会。”

说完好像还嫌底气不够一样,又补了句:“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追到我后妈的。”

“你有啥招?”

袁柏清对对手指:“我可以找你媳妇要道具。”

方士谦纠正:“是前妻。再说了,那是你妈。她有啥道具?”

袁柏清很兴奋地说:“口球套套SM套装……”

方士谦连忙捂嘴:“小孩子不可以这样讲。”

袁柏清乖巧可爱地点点头,等方士谦松开手,又说:“实在不行你可以学一下老妈是怎么追高阿姨的呀,不是我说诶老爹,你这方面比我妈也差太多了。她们俩要是有一个是男的孩子都满月了。”

方士谦很冷漠:“她们俩要是有一个是男的就没有你了。”

2

方士谦是个很清新脱俗的人。

具体表现为,被家里人拆青梅竹马之后疯狂逼婚,最后和自己同为同性恋被拆之后不停催婚催烦了的老婆,一拍即合当场领证,制定家规造出来个小孩跟女方姓轮流抚养就一拍两散各回各家。

......清新,脱俗,会玩。

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啊。

更清新脱俗的是,他们被拆的青梅竹马,居然也结婚了。

......这特么就很尴尬啊。

3

方士谦,男,二十八岁,离异状态,有一个五岁的儿子。

王杰希,男,二十七岁,离异状态,有一个四岁的儿子。

这世界上有多少离婚能这么清新脱俗?两对夫妻一对百合一对基,前面的百合是滚着床单的百合,后面的基是曾经谈着小清新恋爱的基。

世界上也没有多少人能像袁柏清一样清新脱俗,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在努力地给自己找一个男的当后妈,这一定可以入选最美孝心少年。

我真棒。

袁柏清喜滋滋地翻开幼儿园发的画册,在天空中画了一轮海蓝海蓝的月亮。

“不对,月亮是黄的。”方士谦递过去一支黄色油画棒。

“你才是黄的!”袁柏清炸了,“拒绝黄赌毒啊老爹!”

“……”方·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还是觉得我儿子真特么正直·士谦。

袁柏清继续画,画完自己和方士谦的小人后又有些纠结了。

他只纠结了片刻,立马又很高兴地对方士谦说:“老爹,要是你能把杰希爸爸拐回来,我们就一家四口了诶。”

方士谦摸着下巴思索这个问题,半开玩笑地对袁柏清说:“你要是想我们可以再要一个。”

袁柏清很兴奋:“老爹你会生孩子!哇塞老爹你居然有这个技能诶!”

方士谦敲了下袁柏清的脑袋:“谁说是我生了,让你杰希爸爸生。”

袁柏清抱着脑袋,头上冒出小问号:“杰希爸爸会生孩子?”

方士谦理直气壮:“那当然了,他还会骑着扫帚漫天飞呢。”

袁柏清是不信的。

于是这对逗比父子就“王杰希到底会不会骑着扫帚满天飞”和“骑着扫帚满天飞的人会不会生孩子”开始了争论。

“老爹!”争论到一半,袁柏清突然喊了一声。

“干嘛!”方士谦假装自己超级凶,“别以为这样能转移话题!王杰希咋就不能日天日地日空气了?”

“老爹!”袁柏清欲言又止。

“喊爹也没用!”

“那喊士谦管用吗?”王杰希冷不丁地插了这么一句。

转头的那一瞬间方士谦突然想起王杰希有自己家门的密码。

3

方士谦和王杰希接吻这事归根到底得赖高英杰,但是小天使太可爱了,所以我们赖袁柏清。

一起去游乐园这种事两个宅男老爷们肯定不愿意去,但是小孩子喜欢,于是两位单亲爸爸人手一个本来很可爱但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直男审美成了土肥圆的小孩子,踏进了游乐园的大门。

“老爹,为何你的直男技能点全加到了审美上。”袁柏清视死如归。

就连高英杰都对这个干涉自己爸爸搭配衣服的邪恶博士送上了死亡凝视。

方士谦自觉理亏,于是当高英杰提议吃冰淇淋的时候,就自告奋勇去给两个小孩买冰淇淋。

王杰希带着两个孩子坐在长椅上,高英杰很乖巧地把手放在大腿上,袁柏清就不太老实了,逮着王杰希问这问那,王杰希很有耐心地回答一个五岁小孩的无厘头问题,就连一些过于奇怪和私人的也很心脏地一一回答,意在塑造一个完美后爹的人设。

所以等方士谦拿着三个冰淇淋回来的时候,就听见王杰希说“是的,我最喜欢的内裤是Zimmerli的平角内裤。”

也许是天太热了,方士谦的脑子有些晕乎,满脑子里全是齐刷刷“王杰希你是真的骚”的弹幕,大写标红加粗的那种。

王杰希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波澜不惊地说:“哦,买完啦?怎么是三个?”

方士谦说:“给你买了个香草的,剩下两个是小朋友们的。”

王杰希说:“那你呢?”

方士谦说:“我不喜欢吃冰淇淋。”

王杰希也不勉强,自然地接过方士谦手里的冰淇淋,递给两个小孩子以后,自己也拿着那个香草的啃了起来。

他记得以前方士谦不是这样的。以前学校门口的甜品店他还办了张会员卡,他花在甜品上的钱每次都会被王杰希换算成装备,然而方士谦依然很牛逼地成了国服第一治疗,冲进一群人把守护天使当骑士用。

然后网瘾少年被家里人带走读完大学读博士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个屁嘞。

青梅竹马被家里人强拆这种事搁谁身上都不是件好事,方士谦去英国留学之前还出了车祸,一点消息都没给王杰希留。等王杰希知道的时候,方士谦已经被抬上了飞机到了英国,他家里人是受不了自己儿子和男人搞在一起,一刻都等不了。

想到这里王杰希还是有点气。

方士谦漫不经心地逗袁柏清,心思却都挂在王杰希身上。袁柏清是个好同志,闹腾着要吃香草味的。高英杰瞥了一眼王杰希的香草冰淇淋,在心里默默地呵呵。

袁柏清,你想对我爹做什么。

王杰希把自己的冰淇淋递过去,袁柏清却不买账,而是抹了一块在王杰希脸上,凑过去舔了舔还煞有介事地说真好吃。

不,少年,你没有看到你爹的死亡凝视。

但是接下来的一切将会让方士谦吹爆自己儿子。

只见袁柏清胖乎乎的小手又抹了一下冰淇淋,擦在王杰希嘴唇上,然后对方士谦说:“爹,你尝不尝?”他又转过头看向王杰希,眼巴巴地问:“可以的吧,杰希叔叔。”

高英杰虽然不太懂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过也十分有天赋地对着王杰希卖萌。

王杰希和方士谦对视一眼。

确认过眼神,都是宠孩子的人。

于是两位爹就在各自儿子的注视下亲在了一起。

方士谦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兴奋还是尴尬了,不过三秒之后他将会大脑充血急需医疗兵空降。

王杰希主动伸了舌头,并且伸出手抱住了方士谦。

方士谦一瞬间身体有些僵硬,但他的肢体下意识地把王杰希拥在怀里。

很快他们俩就意识到在孩子面前起反应是件很尴尬的事。

松开以后两位爹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对着孩子们提出建议。

“你们俩要不要去上厕所?”

4

袁柏清的亲妈和高英杰的亲妈坐在方士谦和王杰希对面。

他们爆发了十分突出的矛盾。

袁阿姨冷静自持:“新娘子就应该穿婚纱。当年我和小高结婚的时候就是我穿的西装。”

高阿姨笑嘻嘻:“就是嘛,老王一看就是被压的,穿个婚纱不亏对吧。”

王杰希冷漠:“你以前是我媳妇吧。”

高阿姨依然笑眯眯:“可是我现在有老公了呀。”

为什么你能对被压这件事接受度这么高啊。

方士谦也跟着凑热闹:“对呀杰希卡,穿婚纱你也很漂亮的。”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

你对一个一米八北京老爷们的腿毛有什么想法?

不过方士谦不用他来治。

袁阿姨冷冷一瞥:“闭嘴。”

方士谦委委屈屈:“哦。”

坐在最里面的两个小孩子对大人们的谈话内容并不理解。

袁柏清:“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讨论婚纱?”

高英杰吃棒棒糖。

袁柏清:“那种东西谁穿不一样啊。”

高英杰吃棒棒糖。

袁柏清:“大人的世界太没意思了。”

高英杰吃棒棒糖。

袁柏清忍无可忍。

“高英杰你能不能给我点反应?”

高英杰松开棒棒糖。

“那是关系到男人尊严的事情你当然不懂啦,单身狗。”

END

哇塞码了这么长时间最后为什么写了这么个神经病啊。

每天都要在神经病和一本正经之间纠结。

—————————

......涉嫌同妻吗QAQ不是吧,那种梗从来不吃的,触碰道德底线吧。

真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的啊,难道同妻不是指同性恋丈夫和异性恋妻子吗?

评论(2)
热度(54)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