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别扭系男子的八年暗恋

一句话杜柔

1

方士谦拖着行李, 在来接机的人群中找到举着大牌子的袁柏清,又抬头看了看牌子上硕大的一行“暴力牧师现场教学强吻魔道”,终究是面对青出于蓝的后辈羞愧地低下了头。

袁柏清笑嘻嘻地跟方士谦东拉西扯,上至上下五千年下至宇宙大爆炸,在他初中学历范围内的一切有的没的扯了一遍,最后换来方士谦一句“别扯犊子说正事”。

袁柏清挠挠头,眼神飘到了一旁打电话的路人身上,打着哈哈:“啊,这不是太久没见师傅太激动了嘛,哪来什么正事啊哈哈。”

方士谦深深地看了袁柏清一眼,吐出一句:“这么多年你个子还没我高,打马虎眼的本事长了不少,王杰希就不管你?有病得看,微草不能连去精神病院的钱都出不起吧?医疗保险你没买啊?”

袁柏清也就在这些个微草老前辈面前怂点,上怼叶修下怼喻队他都不带怕的,就怕这个老油条一个电话打到王杰希那儿,从此他就要在训练室和电脑相依为命。

但是人是要有尊严的,被欺负久了奶妈也是会爆发的!

他说:“师傅,话不能这么说,咱微草哪能是没钱呢?皇城根底下的战队要是去个精神病院的钱都掏不出来说出去不得被那群和尚笑话?”

是的,怂,很怂,被欺负的别说脾气傲气都没了。

方士谦一乐:“是这个理。不过你跟王杰希说啥了?他能准你假?”

袁柏清理直气壮:“我说要接师傅回国治疗!”

方士谦瞪了他一眼。                    

袁柏清缩成一团,弱弱地说:“回,回国继续玩治疗。”

方士谦点点头。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走到了停车场,袁柏清主动让贤,把自己新买的骚包宾利让给方士谦。上一次他开车去接方士谦的时候还是个新手,开车慢慢悠悠的,比打比赛还紧张,汗哗啦啦的往下掉,方士谦转头开了空调就开始气,最后活生生被堵在了高架上。方士谦那个恨铁不成钢啊,各种嫌弃袁柏清开车比八十岁老大爷还墨迹,从那以后袁柏清就没再敢在方士谦在的时候主动开车。

方士谦拿着车钥匙,看了一眼车:“这宾利真骚包。”

袁柏清欲哭无泪。

他就是想买个车,凭啥队长和师傅给的评价那么一致?高英杰的黑色SUV丑爆了都没人吐槽,奶妈就该被嫌弃么!我们奶妈没有脾气的么!

袁柏清想想方士谦,又想了想张新杰。

少年,谁给了你这种可怕的想法?

方士谦开车和他打游戏一样,只要不堵车就敢挑战车速上限,浪到飞起。袁柏清一度怀疑如果方士谦没有打荣耀,那一定会在中国赛车界闯出一条风骚的道路。

可是,这位原本可以成为中国赛车界未来的大神,被堵在高架上堵得没脾气。

袁柏清扭过头观察方士谦的神色,确定这个人没有一脸日了狗也没有放弃人生,才慢悠悠地说:“师傅,有个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方士谦不耐烦地一挥手:“说。”

袁柏清酝酿了一下,还挺正经地整了整领子,庄重地说:“队长他要结婚了。”

方士谦觉得自己没被口水呛死真是个奇迹。

他缓了缓,勉强忍住骂娘的冲动,悠悠地对袁柏清说:“柏清啊,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就你们王队那单身一万年的单亲爸爸气场,去相亲也不会有女孩子看上他的。”

袁柏清很委屈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请柬:“不信您老人家自己看看啊,我还敢骗你?这不是正好赶上你回国了,才顺手请你去的嘛,要不您老在国外那么忙队长哪敢打扰您啊。”

方士谦也意识到这可能不是玩笑,从袁柏清手里接过请柬,作为职业选手哪怕退役也很稳健的手带着些颤抖打开请柬,新郎的名字上赫然写着王杰希,而新娘的名字则是唐柔。

“唐柔?”方士谦的声音有些哑,“那个兴欣的战法?”

“对啊,”袁柏清点点头,“以前在第十区队长还去找过那个妹子呢,想把她挖到微草来着,不过失败了。从那以后队长就挺关注她的,到现在差不多谈了一年多了,是打算不声张来着,等到退役之后在宣布……”

后来袁柏清说了啥方士谦都没注意,他死死地盯着请柬上“王杰希”这三个字,几乎要把请柬盯出个洞。

他想,自己的八年暗恋算是栽在这儿了。

2

方士谦喜欢上王杰希,说到底还是从第四赛季开始的。

那时候方士谦也不过是个小屁孩,倒是有了前辈风范,装模作样地喊着一帮青训营的小孩,浩浩荡荡地去美食街大吃特吃胡吃海塞,在北京城吃出了名声。

方士谦是很喜欢半夜不睡觉出去吃夜宵的,反正他有先天优势,再怎么吃都吃不胖,对于叶秋那种游戏少年般的虚胖不能理解。后来也就过了一个月,一个青训营的小鬼头扭扭捏捏地来找方士谦,挺不好意思地说:“方神,我以后不能跟着你们去吃夜宵了。”

方士谦不明所以:“为啥?”

小鬼头还是一副纠结的样子:“没啥,就是这两个月我胖了十几二十斤,想减肥。”

方士谦也不是个喜欢强迫别人的主,当即大手一挥,这位没有吃夜宵天赋的小孩就离开了“睡你麻痹起来吃”大队。

后来想起这事方士谦简直捶胸顿足,自己咋就这么没有眼力见呢?人家小孩不去了你也别去了呗,浪啥,那天晚上不去不就没那事了嘛。

回到当时的时间线,方士谦不知道后面有啥等着他,带着一帮孩子跟当年水帘洞的美猴王似的,浩浩荡荡地来到美食街吃麻辣烫。

大晚上的,出来吃夜宵的人也不少。方士谦当然不会傻到穿着微草队服出来,换上件T恤大裤衩踢啦着拖鞋出来,一点没个形象,暴露本性就是最好的掩护。他又不是叶秋那种不露脸的,在台上人模狗样地cos一个合格的稳重前辈,成功塑造出了一个温柔成熟的居家好男人形象,在私底下,就算被粉丝认出来,只要面不改色地继续埋头吃吃吃,那些粉丝就会很主动地打消这个念头,并且附上一句“哎呀方神怎么可能那么不修边幅嘛”。

呵,每次听到这种话方士谦都忍不住冷笑,年轻人,你对方士谦的力量一无所知。

吃夜宵讲究个气氛,关键吧职业选手还不能喝酒,他也不能带着这群未成年的小孩喝酒,最后一人一杯可乐雪碧热火朝天,硬生生把可乐喝出了百加得的味道。

这回也不例外。方士谦刚想招呼着孩子们干个杯,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个人盯着他们看。

方士谦多贼,立马就判断出那个人十有八九是微草的粉丝,这架势八成是认出自己来了,赶紧仰头把啤酒杯里的可乐一饮而尽,随后一歪身子就倒在了坐他旁边的小孩怀里了。

那小孩哪见过这阵仗,吓得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颤颤巍巍地问:“前,前辈,怎么了?”

方士谦还在演着呢,装出特别亲密无间的同性恋人的样子,勾着小孩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热气:“被人认出来了,不想回到俱乐部被砍死就配合点。”

这小孩跟着方士谦混了这么久了,当即明白过来,瞬间戏精上身,很是配合地搂住方士谦的腰,结果发现自己这么个姿势根本搂不住一个一米八汉子的腰,手顿时很尴尬地僵在方士谦背上。

方士谦跟耍流氓似的在小孩肩膀上蹭了蹭,没心思去观察那些被自己吓呆的微草未来,往角落里装作不经意地一瞥,看见那个人果然不往这边看了,这才松了口气。

谁知道,那个人马上就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方士谦前辈?”

那语气里带着不确定,但是就那一瞬间方士谦确定那人口中的不确定绝对不是对他身份的不确定。

方士谦看着来人,眼前一黑。

完了,全完了。

一群小孩都齐刷刷地看向方士谦,眼神里充满着疑问。

仿佛再说:方副队出来吃夜宵队长不知道吗?遇见队长怎么这么生无可恋?

此时的方士谦满脑子都是自己碎成一地的形象,强颜欢笑地站起身,甩了甩手,对身后的小孩们说了句“没事,玩你们的”,就拉着王杰希回到了那个角落。

微草的小孩多听话,得了副队的命令立刻恢复热闹的气氛,嘻嘻哈哈地置副队于不顾。

方士谦和王杰希在位置上坐定。

方士谦顶着王杰希探索新世界的目光,硬着头皮说:“今天的事,别说出去。”

“哪个事?”王杰希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是吃夜宵还是诱拐未成年儿童?还是和小孩光天化日搞……”

方士谦从来没觉得自己手速这么快,迅猛地捂住王杰希的嘴,不自然地偏过眼神:“算我求你了,哪个都别说。”

王杰希笑了笑,用眼神示意方士谦在这桌上继续吃。

方士谦哪还有吃的心思,一顿夜宵吃得如坐针毡,除了加菜相顾无言。

“我说,”吃到了尾声,王杰希才闷闷地说,“你怎么就不能多喜欢我一点呢。”

方士谦听到这话难免觉得很奇怪,抬起头却对上王杰希的眼睛。

他低垂眼眸,投下一片长长的睫毛。

他的眼睛像盛满月光的海,寂静无言,盛满碎落的月光和平淡的幽静。

方士谦年纪不大,没体验过一见钟情的感觉。事实上,他本人也并不太相信这种感觉。他只相信心和心会相互吸引,没必要给吸引加一个期限。

一眼万年,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3

方士谦好养活,不像王杰希似的认床,第一次睡一个宿舍的时候还翻来覆去睡不着。现在,方士谦也陷入了想王杰希似的那种失眠感。

他总觉得自己该伤心点,不然怎么对得起这八年的暗恋血泪史?可是他又实在伤心不起来。爱情那玩意太认真了容易被辜负,可是他连个正牌男友都没混到过,又算哪门子的辜负?要是王杰希真能找到个爱他对他好的另一半,那他方士谦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然后看着他们幸福地渐行渐远,自己在角落里致敬青春。

失眠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事,方士谦显然做不到多么尽善尽美。他沉醉在睡着与清醒之间,迷迷糊糊地想起以前和王杰希相处的点点滴滴。喜欢一个人就是给你的全世界加个滤镜,他所到之处全是让人心动的颜色。他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喜欢一个人喜欢八年,毕竟在此之前他一直算不上长情。要是王杰希喜欢的是自己就好了,方士谦想,不过太好了,王杰希喜欢的是别人。

无论方士谦怎么固执都无法改变他和王杰希都是男人的事实。俊男美女在一起总好过两个大老爷们,唐柔能和王杰希拥有光明正大的爱情,而他不行。就算他和王杰希在一起,那么不公开恋情也是对王杰希最好的保护。

真好啊。

4

方士谦觉得眼前这个场景就像全世界都驴了他。

他不过就是作为前任队友,陪着王杰希在后台候场,不知怎的就被人忽悠进了试衣间,换了身所谓新的伴郎装。方士谦心想说好的伴郎是喻文州这又关老子啥屁事,还能不能让人安心失恋了?不过方士谦这人设不能崩,特别善解人意就跟着去了。结果一路上也不知道到底是啥流程,就跟着司仪走,最后居然走过了通道上了婚礼舞台上

方士谦一看就懵了。嘿,王杰希一身白西装跟他这一身咋看咋像一对。这负责服装的心真大,新郎伴郎穿情侣装就不怕伴郎抢婚啊?

抢婚?

这个念头从方士谦脑海里蹦出来,存活了不到一分钟就死在脑海里。

呸呸,单亲爸爸王杰希好不容易结婚了,他搞什么幺蛾子?

新娘呢?

方士谦左右看看,却看到新娘唐柔此刻穿着个精致的小裙子,安安静静地坐在台下,和身边坐的那个轮回的剑客十指相扣。

什么情况?

方士谦更懵了。这是新娘现场出轨的节奏吗?

下一秒,他就被一双神来之手推向前,王杰希从舞台那头走过来,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玫瑰花。

方士谦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了,心脏“砰砰砰”地越跳越快,迫切地希望印证自己的这个想法。

王杰希微笑着开口。

“方士谦,你愿意嫁给我吗?”

方士谦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坏了,居然在这种场合搞起了老不正经。

他一把抢过王杰希手中的玫瑰花,单膝跪地,用比王杰希声音还大的音量喊:“王杰希,你愿意嫁给我吗?”

台下的吃瓜群众瞬间沸腾了。

“攻受顺序太特么重要了吧,婚礼现场还得强调这玩意。”

这句话来自方锐。

“靠靠靠,你们微草的怎么这么会玩,这套路是不是香飘飘奶茶他们家的,能绕地球三圈了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这句话来自黄少天。

“呵,少天,还是他们会玩。”

这句话来自喻文州。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所有聒噪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满心满意都是王杰希。

王杰希笑意更浓。

“我愿意。”

END


评论(3)
热度(92)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