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与你度夏空

莫名其妙被屏

前篇指路

6杜柔,7肖戴,8周江,9林方,自助式,每篇可独立

【6】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以唐柔的性格实在是很难想象她会服软。就算是最凶悍的狮子,得知猎物不可能被抓捕的时候也会放弃,而唐柔是不可能退缩的,就算一百次中只能成功一次。

这也就注定了唐柔的人生必定是咬紧牙撑下来永不言败的,外界给她贴上了各种各样的标签,而唐柔就算闲的没事干了也不会关注别人眼里的自己的——她向来只关注自己眼中的自己。

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回国后,唐柔再三拒绝了父亲公司抛出的橄榄枝,开始了自主创业的路程。

那实在说不上顺利,毕竟创业这条路不是凭一张学历就可以一路畅通的。事业上接二连三的打击总是让唐柔苦不堪言,但骨子里的倔强还是让唐柔硬撑着,维持着光鲜亮丽的表面,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目前公司已经外强中干。

她知道有个人一直在身后守护着她。

杜明,唐柔大学时期的隔壁系同学。

说实话他不是唐柔心目中的理想型,唐柔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十五岁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男人——必须要足够强悍,比她更强,作为她一直追逐的目标,永无止境地向前。

而杜明并不符合这个要求。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明明不符合你心中对“男神”的定义,可就是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好意?

“我回来了。”唐柔一推开家门就看见客厅里灯火通明,自然而然地说出口。

杜明应声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端着刚刚熬好的汤,笑着对唐柔说:“回来了?给你熬了汤,最近天冷,别冻着。”

唐柔点点头,换好拖鞋,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朝杜明走来。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他知道你的一切,努力地关心着你,却因为你的冷漠不敢多占一席余地?

杜明和唐柔擦肩而过。

“我先走了。”

杜明的话是带着温度的,温温热热,不过分亲热,给了唐柔适当的距离。

他站在玄关,迟疑了一下,转身回来抱住唐柔。

唐柔觉得自己可能是酒喝多了,整个人都不清醒,才会在杜明抱住自己的同时,也伸手紧紧抱住他。

杜明按住唐柔的脑袋,轻声说:“我知道你现在很艰难,但是无论如何请你不要放弃,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别一个人傻撑着。”

说完,他又带着点平时的不正经,说:“女神也需要走下神坛和凡人聊聊天,不是吗?”

唐柔承认杜明说的话没多肉麻,可就是很戳心,她也不想承认自己快哭了。

她毕竟是个女人,再怎么坚强都是女人,当她穿起坚硬的盔甲抵御外敌时,忘记了自己根本不喜欢盔甲所带来的强烈负压,压得她喘不过气,却不想对外人展露脆弱。

杜明看着唐柔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只要你回头,我就一直在。”

 

情人节当天,唐柔难得地在试衣间里犯愁。

美女就是美女,穿什么都好看,平时哪里用得着愁穿衣服。

杜明知道女人出门前会花很多事时间用来打扮,可是没想到唐柔也会在试衣间里磨了半个小时还没动静。

他又不能推门进去,于是就凑在门口,问:“柔柔,好了没啊?”

唐柔的声音里难得地带了苦恼的意味:“没呢,到底穿什么好啊?”

杜明挺狗腿地回了句:“女神穿什么都好看!”

唐柔被他逗乐了,索性套上两人第一次约会时穿的那件很性感的束身A字裙。

她出来的时候杜明眼睛都亮了。唐柔一看,得,杜明也穿的他们第一次约会时的衣服。

她拉住杜明的手,外面有杜明停好的车。

二十五岁的唐柔,成熟,优雅,养猫,开酒吧,还有一个谈婚论嫁中的帅哥男朋友。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让你心甘情愿放下固执的坚强,向他袒露最脆弱的伤?

唐柔有。

【7】我喜欢的那个元气满满又总是脱线的姑娘

肖时钦的性格里掺杂这一点被动元素,主要体现在情感上。

他实在是不懂怎么追女孩子,八岁的时候看了一句自以为很有诗意的句子,就不顾自己文文弱弱的烂体质,爬上树捉了一只知了,送给前桌的小姑娘,结果被人当成恶作剧告了老师,在走廊里罚站了一节课。

长大以后的肖时钦痛定思痛,每个星期都往健身房里跑,时不时还出去登山,练就了一米八的身高和八块腹肌,可是眼镜一戴还是有一种文文弱弱的书生气质溢满屏幕,肖时钦出离愤怒。

所谓愤怒当然是开玩笑了,事实上很多人都见不到肖时钦生气是什么样,毕竟他在外人面前绝大多数都是人畜无害的。

戴妍琦可能是女版的肖时钦翻版。

她无论做什么都很主动,积极向上乐观阳光,充斥着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气息。

但在感情方面,戴妍琦和肖时钦也差不多。她从来不主动追人,毕竟一个元气满满的可爱小姑娘追求者肯定不比操场上打球的哥们少,但是戴妍琦偏偏不乐意,一句“荣耀单挑你都赢不了我还谈什么恋爱叫爸爸”消灭了多少情窦初开的少男心。

报名雷霆训练营是她先斩后奏拍案决定的,虽然后来亲爸妈知道后直接杀到训练营抓人,还是抵不过自家闺女的卖萌装可怜。经理出面分析了利弊,小戴爸妈就无言以对地回去了。戴妍琦扛着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大包小包,嘻嘻一笑又是一条好汉。

被宣布要作为雷霆下赛季推出的新人后,戴妍琦没有丝毫的震惊,却还是很高兴地冲到基地门口,大喊了一句“今天你戴爷一米八”,想了想又不忘自己的迷妹本质,朝天大喊了一句“肖时钦老子吹爆!!!肖队世界第一!!!”

以往在肖吹密集的雷霆青训营,戴妍琦这么一喊一个楼的人都跟着扯嗓子,就连门口的看门大爷都是肖时钦的铁粉跟着嚎两句,可今天却没有一个人吱声。

戴妍琦心里纳闷,转头想回基地,“砰”撞在了一个一米八汉子的八块腹肌上。

 

“队长我怕疼。”

“小戴乖,队长亲亲就不疼了。”

“队长我想吃辣条。”

“不行,快临产了还想吃辣条?”

“那雪糕呢?”

“不行!”

“我要吃啤酒炸鸡!”

“我还想吃小戴妍琦呢!”

二十三岁的戴妍琦延续自己一贯的传统,先斩后奏偷了户口本就跟肖时钦去领了证。肖时钦刚想像当年一样和戴家父母分析利弊,就看见自己岳父岳母摆了摆手:“我闺女啥样我还是知道的,你们挺般配。”

二十四岁的戴妍琦也延续了自己一贯的传统,不,没有延续完全,因为肚子大起来这种事肖时钦是一定看得出来的。

戴妍琦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了,因为生完孩子,护士抱着皱呼呼的小团子给自己看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就这玩意让老娘九个月碰不着辣条”。

肖时钦抱着儿子,下意识地挪了挪位置,不知道该怎么劝刚生完孩子的老婆大人收起那要把孩子吃了的目光。

“小戴啊,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戴妍琦想了想。

“就叫肖辣条,小名雪糕。”








END

本来昨天就该发的,不知道哪里戳了lof,老是屏我

说不定还有后续,但是我已经欠了好几篇了...

评论
热度(69)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