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双鬼/轩策】青石

1w+一发完。

1

全联盟都知道四期是联盟的心是联盟的肝,是联盟的黄金一代。这一批人里随便抓一个,要么是顶尖大神要么就籍籍无名,这也实在是没办法,毕竟同期里有一出道就当队长的,有一出道就当核心的,有一出道就被封神的,有一出道就拿冠军的,还有个一出道就逼着联盟改规则的。你要是不打出个名号,就只能被彻底遗忘。等到下个赛季你再次上场,别人查一下资料才会反应过来,哦,原来这货四期的。

简单来说,主席先生看到四期的孩子们脸能笑成菊花,浑身闪耀着慈爱的光辉,而看到一期的叶秋同志怕是不行。

“那是联盟的黄金一代,但绝对不是虚空的。”

第一阵鬼先生如是说。

“虚空最好的永远是下个赛季。”

2

李轩说这话的时候,是在距离他被封为“第一阵鬼”才刚过去不久的虚空赛后记者招待会上。那时候李轩被称为“第一阵鬼”还多少带了点戏谑的意思,因为像阵鬼这样的辅助型职业,玩得出色的本就不多,成为核心的更是从来没有,因此,有实力同时又兼具核心位置的李轩才能一举成名。

本赛季虚空止步八强,对这个成绩李轩心里有数。在遇到强势的蓝雨双核的时候他就明白,虚空要赢很难,太难了,难到李轩质疑了自己的实力。不过所谓的质疑不过也仅仅停留了几秒钟,就迅速被他打消了。他不是个自我怀疑的人,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泾渭分明,不存在中间地带。李轩大概就是那种明明知道会输,还是要拼尽全力拼一把的人吧。有前辈去训练室拿白天落下的钢笔,却看到李轩还拼着一股劲钻研比赛录像。那位前辈看了一会儿,打消了拿笔的念头,转身回去了。

这个新人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努力,他是严格,与此同时对自己又是近乎变态的逼迫。短时间内的训练不能改变比赛的结局,李轩已经很努力地去改善战队的重心,最后却在比赛场上面对着以阵鬼面对蓝雨双核的境况。

阵鬼是个纯辅助的职业,就算没有索克萨尔在场,夜雨声烦干掉逢山鬼泣也不存在任何差池。更何况,他面对的不仅仅的高输出的剑客,还有一个极善战术的术士在场。李轩心里清楚,这种局面哪里还用得到喻文州给出什么战术,单单靠夜雨声烦干掉他又不是什么难事,对方在队内频道上的战术,不过是为了给他面子。

李轩心里是羡慕蓝雨的,羡慕喻文州身边可以有一个像黄少天一样,兼具默契和实力的高输出队友。可他不一样,他是在挑战赛上被挖掘的,少了对方在青训营时期的经历和配合,也少了和队友间的亲密无间。虚空的职业体系是存在问题的,以阵鬼为核心在联盟各战队中前所未见,没人给他们提供经验,在摸索的道路中,虚空的职业体系就产生了所谓的“输出不足”的问题。说到底还是默契问题,没人能和逢山鬼泣保持百分百的默契,或者说,没人真的懂李轩。

下场的时候,李轩作为队长理所应当地走在最前面,也理所当然地最先看到了不远处兴高采烈的蓝雨队员。他们为胜利而高兴,胜利者的欢呼,在败者面前成了最刺眼的嘲讽。李轩却发现他心里居然没有异样的情绪,只是充斥着对蓝雨双核的羡慕和对未来的期盼。

他好像知道未来会有谁等着他,在赛场上朝他伸出手,替他劈开前路的荆棘,营造出盛宴鬼舞,巅峰虚空。

不,其实他不知道,因为那时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和吴羽策成为搭档。

曾经有个喜欢了李轩八年的女孩子,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宣布再也不要喜欢李轩了。闺蜜问她为什么,她的回答是,李轩太聪明了,他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

这句话,放到荣耀上同样适用。

他想要冠军,想要第一,想要带领虚空走向盛世,是他从进入职业圈开始就定下的目标。和千千万万想当职业选手的游戏少年一样,他有一腔渴望改变世界的热血,最后又遍体鳞伤。但给李轩伤疤的不是世界,而是他自己。他不能容忍自己平庸,不能容忍自己没有进步,就像金牛座最典型的坚毅一样,无所畏惧坚持到最后,身边的人能成就他,却不能毁掉他。金子在哪儿都发光,而想要照亮世界的金子却不能只呆在角落。换做别的金子或许会转移阵地,而李轩偏要改变角落。

虚空强吗?好像强,好像也没有那么强。能在季后赛博得一席之地的战队,却无力争夺冠军。这到底是强是弱?李轩曾经也迷茫过,但现在都不重要了。就好比张佳乐和孙哲平,繁花血景漫天飞舞却只能止步亚军。冠军是嘉世,是叶秋,却不是因为叶秋一个人的强,也不是因为曾经的气冲云水和现在的沐雨橙风,而是因为嘉世整支战队的努力,整体的强。一人救不了全队,哪怕队友的实力并不弱,但配合上的漏洞,技术上的差距,以及完不成的战术,都成了一道鸿沟,隔在李轩和前辈中间。如果是多年后的李轩,他一定会感慨,连叶秋和苏沐橙这对他和吴羽策最大的最强搭档竞争对手都无法拯救嘉世,他凭什么凭一己之力改变虚空呢?

虚空于李轩,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他没有和虚空共患难,也没有像叶秋对嘉世一样的热爱。甚至连雷霆对肖时钦那种家的氛围,在虚空也是没有的。李轩感谢虚空,因为只有虚空愿意让一个辅助当核心。但要是说有多深情,凭他现在的思维,还想不出多少。这是李轩,他无论在哪儿冠军都是他的梦想,他都是要带领队伍拿到冠军的。

那时候的李轩远比现在固执青涩,他渴望改变,渴望让虚空能做到真正的踏破虚空,迎来新生。

一个计划在李轩脑内成型。他快步走过比赛通道,礼貌性地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回到了虚空的休息室,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叠纸。

这是今年虚空青训营的训练报告,李轩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过一个个少年,最后敲定了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之后和他成为搭档的吴羽策,而是李迅。

训练营里最出色、下赛季就要出道并重点培养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玩刺客的李迅,一个是玩鬼剑的双修鬼吴羽策。

实际上,吴羽策的各项训练数据都是要强过李迅的。但李轩不考虑他,其原因非常简单。

李轩本人也是鬼剑中的阵鬼,以阵鬼为核心的打法本就前所未见,现在如果选择吴羽策,以双鬼为核心,更是天方夜谭。他要的是在下赛季培养出虚空的最佳搭档,以此获得虚空的成功,而不是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尝试双鬼。

当然如果吴羽策愿意换职业,那李轩也是欢迎的。转型后封神的例子在当时的联盟里前所未见,李轩却没来由的相信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新人可以做到。他相信吴羽策转职后依然会很出色,虽然这对于职业选手来说需要承担非常大的风险,但是李轩更不愿意压上全队去赌希望渺茫的双鬼。

他见过吴羽策,那个人气质中带着与世隔绝的清冷,眼神中又有着看透世事而不愿接受的倔强。选择和队长同样的职业,未免有些吃力不讨好。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要让新人代替队长的,双方处在接班人的境地,但吴羽策是双修鬼,而李轩仅仅比他早一赛季出道,丝毫没有状态下滑的迹象,这就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很微妙。

以他的成绩转职,就算是处在转型后的阵痛期,战队都不会放过这个极有潜力的新人。

李轩知道吴羽策会在第五赛季,带着他的鬼刻,以账号卡和本人极大反差的姿态出道,极不合群。同时他也知道,吴羽策成为正选后并不会受到和实力对等的重视。毕竟李轩还在,战队方面多多少少会照顾到李轩的情绪,减少吴羽策的出场次数,即使他真的很有实力。

对此李轩表示可惜,却不是不能理解。他和吴羽策有着同样的对职业的执着,不然他也不会坚持以辅助的身份去争夺核心的位置。实力是他们任性的本钱。

吴羽策,终究不是李轩心目中完美的搭档。

李轩心中有数,下赛季,他要培养出虚空的黄金搭档。

和李迅。

3

李轩回到训练室的时候,看到李迅在做练习,默不作声地闪到李迅身后,看着他不费力地完成一系列训练。

“队长?”李迅摘下耳机,发现李轩在背后,着实被吓了一跳。

“你,你走路没声音啊?”李迅心里是有点怕这位队长的。他才刚从青训营来到战队,穿上基佬紫的虚空队服,就被这位队长委以与队长成为搭档的重任,培养着和逢山鬼泣之间的默契,压力大得一比。和他一起到战队来的吴羽策就和他截然不同,因为职业的缘故在队里备受冷落。那家伙也不是个和队长套近乎的性子,在队里压力不比李迅小,境遇却还不如李迅。

“先别说这些,”李轩俯身拿起李迅桌子上的鼠标,“钻研一下这赛季的比赛录像。”

他把虚空止步八强的那场比赛调出来,给李迅看。

“如果你在场,局势会有什么改变?”李轩看向李迅,却看到李迅表情相当僵硬。

这几天看录像做分析,队长对他的期待太大,期望他下赛季就能让鬼灯萤火和逢山鬼泣一起站在台上取得最佳搭档,而这并不是李迅擅长的。李迅不止一次觉得,吴羽策比自己更适合和逢山鬼泣配合,他最了解阵鬼了,用斩鬼的话说不定也是个不错的组合呢。

李轩陪着李迅看完了整场比赛,又看了一眼李迅,叹了一口气。

“队长,我先走啦?”李迅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的表,训练结束的时间已经过了好久了,他还得跟着队长开小灶,苦逼。

李轩挥了挥手:“走吧。”

李迅像得了特赦,兴高采烈地飞奔出训练室。

李轩又叹了口气。

他确实努力了,但是李迅和自己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多大的默契。应该说,是默契程度达不到最佳搭档的地步。李迅很厉害,但让他和自己成为搭档,是否是太强人所难?

他起身,向门口走去。这几天和李迅一起训练,压力不可能只是一个人的。他也很累了。

“队长,”身后传来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叫住了李轩。“让我试一下。”

李轩回头。

是吴羽策。

李轩这才想起来,他一直忘了不光他整天和李迅开小灶加训,还有个人每天比他们走得更晚,训练得更努力。

是那个一直坐冷板凳的小子。

“队长,让我试一下。”吴羽策又重复了一遍,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充盈着坚定。

他在为自己争取机会。

李轩很快就明白了吴羽策的意图,走上前看着吴羽策,问:“打一局?”

吴羽策点点头,继而重新戴上耳麦。

李轩在他旁边的电脑旁落座,随手找出一张阵鬼的账号卡,登入游戏。

两个人废话不多说,直接去竞技场开了房间。

很快就有人进了房间,四个人准备就绪,直接开战。

说实话李轩有点震惊,吴羽策居然能在战斗中和自己保持着滴水不漏的默契,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李轩开始想,或许他原本想找的高输出搭档,用吴羽策的斩鬼同样可以完成。

对方是一个流氓和一个盗贼。房间有设密码,所以现在进来的应该是吴羽策之前就找好的人。流氓大概是呼啸的林敬言,而那个盗贼么。

老子一拳一个猥琐怪!

李轩忍不住高看了吴羽策一眼。他能让呼啸的新人和队长来打这场竞技场,相必不是多简单的事。

“真有你的,”李轩说,“怎么把林敬言整来的?那个盗贼是呼啸的新人吧,下赛季差不多就要上场了。”

“我问他要不要来竞技场,我带着我们队长和他打一局。然后那小子就找了个时间,把他们队长带过来了。”

吴羽策说话的时候没有多余的情绪,两个人说的话通过耳麦传到游戏里,很快林敬言就回话了,倒是那个吴羽策口中的“他”一言不发继续猥琐。

“早就想和李队切磋一下了,正好有个机会,就做个顺水人情。”李轩都能想象林敬言说这话时候那微微往上弯的嘴角,斯文流氓,啧。

这时候那个盗贼也出来了,两方人马在地图中央直线碰撞。

换作别的战队是不能透露太多新人信息的,可呼啸是没打算在这个即将出道的新人身上做什么掩饰。这小子也是从网游里滚出来的,猥琐流的风格不算太出人意料,就要看这个新人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突然,李轩睁大了眼,双手没有受到影响,面上却浮上了激动的色彩。

刚才他和吴羽策的配合,就像一对多年老搭档一样,堪称惊艳的感觉在李轩心里炸开,他甚至想要扯个大喇叭在虚空的广播里瞎嚎上两嗓子,告诉全世界他发现了个大宝贝!

他用余光瞟吴羽策,发现对方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专心致志地朝着盗贼砍了一剑。

李轩有点看呆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吴羽策对战,以往他是只关注李迅的,现在却发现吴羽策确实是个相当不错的帅哥。

呸,李轩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好好打比赛啊,还有没有点职业素养了?

事实证明2v2里带着个阵鬼是打不过流氓和盗贼的,最后李轩和吴羽策的角色倒在地上躺尸,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微微笑了笑。

人家吴羽策一笑确实是微微一笑很倾城啊,李轩就不一样了,笑得十分之禽兽。他满脑子都是双鬼站在赛场上的景象,激动的微笑,看着有点吓人。

他们都不在乎这一场的输赢,而是下一次赛场上的相见。对方很快退了游戏,那个盗贼临走前还不合时宜地喊了一嗓子:“喂,老吴,你下赛季真要上个女号啊?”

吴羽策特别温柔地回答:“关你屁事。”

“哇你们虚空要有妹子啦。”

“滚。”

“哎哟叫我来的是你让我滚的也是你,吴羽策你始乱终弃!”

“……”

吴羽策这回是有够无语,打嘴炮的功力他是比不过方锐,李轩刚想去帮个腔,对面的林敬言就已经开口了。

“我们呼啸也想要个妹子,”林敬言说,“要不,方锐大大考虑下也换个女号?”

“你们是一伙的!”方锐惨叫了一嗓子,果断地退了游戏。

林敬言和李轩客套了两句,也退了游戏。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相顾无言。

李轩还是有些激动,这种默契所带给她一种灵感,双鬼的可能性也未尝没有,放手一搏,总好过墨守成规。

也是从那天开始,李轩终于放过了可怜的李迅同志,开始和吴羽策研究新打法,不久之后,就有了著名的双鬼拍阵。

从此,虚空被人提及最多的,就成了双鬼,成了李轩和吴羽策。

4

吴副队不愧是虚空唯一的一个一米八。

李迅就算以前被吴羽策摁在地上哐哐揍都没有这么崇拜过吴羽策。

啊,一米八真好。

李迅看着手长腿长的吴羽策轻松地取下架子上最高层的茶叶,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叶多得能形成热带雨林气候区的茶。

虚空老板以前是做茶叶生意的,转行之后就开始一心一意经营战队和自己买的股票。逢年过节就有以前的老朋友往虚空送茶叶,一送一大堆,跟约好了似的一年一个品种。现在的小年轻喝茶的少了,大多是喜欢可乐雪碧什么的碳酸饮料。虚空老板也不说啥,到后来放茶叶的罐子摆满了办公桌后面的一大个柜子,又摆满了训练室的大柜子,以至于后来虚空主场对烟雨,楚云秀一看就乐了:“不是吧,虚空这是要改行卖茶叶了?李老板,给我来上十几二十斤的。”

正愁没地方处理这玩意的李轩一下子被楚云秀打开了思路,逢人就送茶叶,客场比赛的时候还得带着茶叶去,每个队员人手几罐子往外送,以此处理队里泛滥的茶叶。很快,全联盟都有了虚空牌茶叶,并且每次和虚空比赛,打完了就赶紧跑,不能给那帮茶叶推销员塞茶叶的机会。

王杰希是这么总结的:“天天喝茶叶就不说啥了,现在连我们俱乐部的看门大爷都坚决不喝了,说再给他送茶叶就辞职不干。以后要努力啊,最好别碰到虚空了。李老板,考不考虑给蓝雨塞一堆?”

茶叶是送不出去了,可是虚空还有一堆库存。其中更多的一部分来自于热情的粉丝。说到这儿还不得不提一下罪魁祸首吴羽策同志。这位大神打完比赛在酒店拍了张图,杯子里的茶叶刚好被拍了进去,还发到了微博上。直接后果就是之后广为流传的“虚空可以没有最佳搭档,但不能一秒没有茶叶”梗,和热情的迷妹送来的茶叶。

今天的虚空,也是被茶叶淹没的虚空。

不长心的李轩完全没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在吴羽策发出微博后的几分钟也附上了一张自己喝茶叶的老年养生系列,为茶叶的数量添砖加瓦。

李轩看着被茶叶塞满的柜子,若有所思地发出感叹:“这么多茶叶,以后得了冠军奖杯放哪儿啊?”

虚空老板醍醐灌顶,一拍大腿当即下了决定:“不行,再怎么着不能没冠军的念想。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坚持喝茶,争取夏休期之前全部解决!”

李轩差点没被茶叶呛死。

他很崇拜吴羽策,崇拜的点却和李迅伤感的身高不一样,而是对于这个男人居然能泡一杯子茶叶还能面不改色地喝下去的崇拜。

天知道吴羽策喝得都快吐了,却耐不住李迅的一句话。

“副队,队长说你要是喝不完这些茶叶,下次年会上你就得cos鬼刻。”

吴羽策:……人妖号找你惹你了?

5

李轩和吴羽策家离得很近,两个人本来就是商量着一起买的房子,离得近点倒也方便。

于是夏休期的时候,两个人打游戏打累了,一个电话就把对方叫出来出去浪。

吴羽策约着李轩去看电影,到约定地点的时候,看见李轩穿的衣服瞬间沉默。

“我们今天看妇联三,你穿个印着那么大DC字母的衬衫没事吗?”

李轩向来不注重穿啥,出门的时候难得的精挑细选了一番,太正经了怕严肃,穿拖鞋去又太轻松有点不注重形象,最后挑了身自在点的日常装出门,还被吴羽策象征性地嫌弃了一下。

李队长对自己的穿衣品味越来越不抱希望了。

两人一起往电影院里走,落座之后李轩才发现是情侣座,挑眉看了一眼吴羽策。

毕竟是默契十足的搭档,吴羽策很自然地回答:“没连在一起的座位了,情侣座将就一下吧。”

李轩心想老子还指望你能意思意思撩一下呢,合着是将就?这理由我给满分不怕你骄傲。

看电影的过程很平淡,和他们以前看的时候一样。李轩和吴羽策都不是MV粉,连吴羽策也仅仅是看到妇联三最近比较火,才跟风刷了电影。

看完电影出来两人就踏上了回家的征程。他们也说不清楚出来到底是干嘛,就是觉得每一天总要和对方在一起做点事情才叫完美,就算是坐在一起看着对方一句话不说都行。

他们都是步行来的,回去的时候也理所当然地步行回去。

只有夏休期的时候才能好好的喝饮料,吴羽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可乐是一瓶接一瓶,李轩看着他因为喝得太猛而呛到,拍拍他的背,忍不住说:“阿策,你说你这么喜欢喝可乐,干嘛还非得灌那么多茶叶?这么心疼老板的面子?”

吴羽策刚顺过气,朝李轩翻了个白眼:“不是你说的,喝不完就让我在年会上cos鬼刻?”

李轩莫名其妙:“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想法,谁告诉你的啊?”

“李迅啊。”

吴羽策的脸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去。

那一刻,有没有碰撞出爱情的火花李轩不知道,但李轩知道李迅死定了。

同是老李家的人,五百年前是一家,李轩觉得自己得拯救一下李迅,不让他死得太难看。

于是李轩很僵硬地转移了话题:“啊哈,策啊,你妈真是给你取了个好名字。”

吴羽策面无表情:“我爸取的。”

李轩继续扯:“没关系啊确实是个好名字。吴羽策,多好听,是吧羽策?”

吴羽策抖了一下,大热天的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李轩你闭嘴!”

李轩一看这反应,估计着李迅还能多活两天,立马继续努力:“所以我就只能叫你阿策了,你看阿策都比羽策叫着顺口。”

吴羽策也很认真地摸了摸下巴,顺口说了句:“阿轩?”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抖了抖。

6

队友之间,交流感情是必须的。

这就成了李轩训练完就和吴羽策凑在一块唠嗑的借口。

吴羽策毕竟不是同期的周泽楷,和李轩倒是聊得开。

“你跟李迅啥关系?”李轩问。

吴羽策不明所以,但还是深深地看了李轩一眼,很认真地说:“你跟李迅的名字就差一个字母,我都没问你和他啥关系,你好意思问我?”

然后吴羽策又想了想,指指不远处和队友聊八卦的李迅,说:“看见没,我儿子。”

然后话题就变成了那些年吴羽策赢过的父子局,和那些年吴羽策在青训营里的比他还大的儿子孙子一家亲,四世同堂。

吴羽策眼睛亮亮的,对李轩说:“队长,要不我们俩也来一局?”

李轩也深深地看了吴羽策一眼,很认真地说:“我玩的是辅助你第一天知道吗,和我打父子局你好意思吗?”

两个人闹腾上一阵,就消停了。这个消停的原因数不胜数,大部分是因为饿了。

李轩还记得当初他刚来虚空的时候,虚空老板说要带着他体验当地文化,就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地去撸串。

“约串吗?”李轩深情地说。

“走起。”吴羽策也深情地说。

两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往门口走。

这一对冷漠无情的正副队丝毫没有要带上自己家可怜队员一起去的意思。以前也喊过他们一起去,图个热闹,结果去了一次之后再喊就打死都不肯去了。

李轩不明所以,抓住李迅问是怎么回事,李迅憋了半天,最后左顾右盼确定周围没人,才跑到李轩耳边说:“队长,我们现在在猜你和副队能不能成。”

李轩惊了:“迅,你们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可怕的想法。”

李迅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似的:“你们平时还不够虐狗吗?副队闲的没事就往你身上一趴,一米八的叛徒跟个小孩似的,在我们面前就用身高压制你说这像话吗?你们平时吧,戴个情侣手链情侣戒指啥啥的我们也不管,能别上个竞技场还放闪吗?说好的团队竞技你们俩快把自己队友恶心死了。副队平时多正常一人,就跟你飙戏唱情歌,还特么每次都是女声。”

李迅深吸了一口气,憋出来一句:“撸串的时候还虐狗,队长,我想好好吃个饭,我想长高。”

李轩头一次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些细节自己做的时候不觉得,怎么别人一说就那么暧昧呢?李轩赶紧往李迅口袋里塞了一把红色毛爷爷,贿赂李迅在吴羽策面前封口。他不知道吴羽策知道这些绯闻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但是吴羽策要是知道了,他这个暗恋者的爱情就彻底玩完了。

7

国家队回国的时候正好赶上夏休期,吴羽策去机场接李轩,看着那个人提着大包小包兴高采烈地坐上车,忍不住说:“你是去比赛还是去旅游?你在国外没这么丢咱虚空的脸吧?”

李轩嘿嘿一笑,绕开这个话题,问吴羽策晚上要不要出来玩。

“好不容易拿了世界冠军,我订了个包间,晚上咱俩浪一宿。”

“你刚回国上哪儿订包间?”

“李迅是个好孩子。”

吴羽策心想,反正也是拿了冠军,今天晚上李轩想干啥他都陪着他好了。拿不到虚空的冠军,拿到世界冠军也是不错的。

李轩有自己的小算盘。本来夺冠后国家队在一起庆祝时他也没有沾酒,就是为了等到今天,在自己副队面前以身试法。

李轩总觉得,最好的时刻一定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分享。他又觉得,那个人只能是吴羽策,换了别人谁都不行。

但是他远远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吴羽策看见李轩喝了两口酒,兴致上来,自己也喝了一杯。万万没想到吴羽策的酒量这么差,一杯倒的境界光荣的和叶修同志保持一致。

李轩哭笑不得。没想到说好的为了荣耀献上酒杯,吴羽策这位更加虔诚的信徒献上了自己。

他可不想趁着人喝醉干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就扛着吴羽策,把他送回了家。

一路上李轩都死死地抱住吴羽策,把他按在自己腿上。他喝了酒,当然不能开车,就打了辆出租车,报上住址就把吴羽策抱上了车。不愧是虚空唯一一个一米八,光是把他按在座椅上都难以支撑,最后李轩索性撸起袖子自己上,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扣住乱滚动的吴女士。

除了被蹭得心跳加速之外一切都好。

到了楼下,李轩吃力地扛着吴羽策下车,给司机师傅递了张鲜红的毛爷爷,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用找了,就带着吴羽策踏上了上楼的革命历程。

推开吴羽策家的门,李轩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李轩是个善良的人,他不忍心让自己亲爱的副队在沙发上过夜,于是再次抬起脚往卧室走。

“呼。”把吴羽策放到床上,李轩终于出了口气,一个没站稳,也倒在吴羽策床边。

他第一次质疑自己为啥不是个韩文清孙哲平之类的壮汉,而是个比叶修强不了多少的电竞宅男。

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点体力,李轩站起身,刚想离开就被吴羽策从背后抱住。

“唔,别走。”吴羽策还没醒酒,在李轩的脖颈处蹭了蹭,发出意义不明的软糯声音。

李轩身体一僵,随即稳了稳心神,安抚他说:“好好,我不走,阿策乖啊,睡觉了。”

吴羽策把李轩扳过来,让他看着自己。

李轩看着吴羽策,心下一惊。

此时的吴羽策面色绯红,眼睛里溢着情欲。

他骨节分明的手划过自己的衬衣,伸手脱掉外套,又脱掉衬衫,接着又开始脱裤子,直到一丝不挂。

李轩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却晦涩暗哑。他发现自己已经起了生理反应,急急忙忙地起身试图离开,却被吴羽策再度抱住。

他不着衣料的肌肤摩擦着李轩的后背,声音里透出一股酥到骨子里的性感,尾音拖得长长的,格外诱人:“不是说不走吗,怎么,不喜欢我?”

李轩心想老子要是不喜欢你能起生理反应吗,老子不是柳下惠,你这样我要是把持不住你可就没清白了。

看李轩没动作,吴羽策就开始上手,去脱李轩的衣服。

他的手指在李轩身上上下撩拨,李轩作为一个正常男性,完全做不到对着暗恋的人的躯体无动于衷。他也喝了点酒,一时冲动,索性把吴羽策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在床上拥吻,耳鬓厮磨间在脖子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印记。吴羽策的手自然地搂住李轩的脖子,下身的反应比本人更诚实地呈现出此刻的激情。

李轩吻得情迷意乱,正欲进一步行动,却透过吴羽策那双清澈的眼睛,看到了此刻的自己。

我他妈在干什么?!

李轩猛然回神,匆匆地坐起身,慌忙地去穿衣服。

他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

畸形的爱始终不会有结局,同性之间的爱所带来的到底是委屈胜过甜蜜,他原本想把这份感情掩藏一辈子,却没想到在这里险些失败,险些就上了吴羽策。

“你喜欢我。”

吴羽策的声音即便是沾染了情欲也依然透露着清冷感。

“我也喜欢你,所以我们这是两情相悦。”他凑到李轩身边,在他耳旁说。

“你在逃避什么呢?李轩。”

李轩心里痒得难受。但理智告诉他,吴羽策只是喝醉了,这份爱的代价不应该让一个喝醉的人做决定。

他说:“阿策,就这样吧,到此为止了。”

再往前,是万丈深渊,稍一不注意,洪水般的情意就会让他万劫不复。

吴羽策的身体好像瞬间僵硬了,他的声音里带着颤抖,质疑着李轩:“你爱我吗?”

李轩闭上眼,违心地说:“不爱。”

吴羽策瞬间暴怒:“你他妈说谎!”

李轩直视着吴羽策的眼睛,他是铁了心要终止这段感情的:“阿策,我们还是年轻,爱情不该对同性施放的。”

吴羽策眼睛红红的,长得略长的头发给他的脸生出寂寥感。他哽咽着说:“跟我暧昧的是你,说你喜欢我的也是你,现在又他妈说不爱,又他妈骗我,李轩,老子不干了。”

李轩沉默了。

他伸出手,把吴羽策抱在怀里,手抚上他的脊背,带着些克制的爱意。

一米八的老爷们在他怀里哭得贼娘们,李轩心里难受,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都说喝醉的人情绪敏感,这无异于在吴羽策最敏感的时候朝着他的心脏捅了一刀。

不久之后,吴羽策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李轩却再也睡不着了。他把吴羽策放在床上,替他盖好被子,悄悄地走出房子。

天还没亮,街上却没有了车。

李轩一路走了回去,夏夜的风微凉,却吹得他胸口生疼。

都结束了。

李轩恍惚地想。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

8

弗洛伊德说,哪有什么口误,所有的口误都是潜意识的真实流露。

李轩不知道这句话适不适用于醉酒的人,但他觉得,他和吴羽策之间真的玩完了。

吴羽策真的离他很远。两个人做到了真正的相敬如冰,这本是李轩的目的,最后心口钝痛的也是他。

性别之间的鸿沟比李轩当年初入联盟时和前辈之间的鸿沟还大,李轩这才知道,原来有些事情是你无论怎么样结局,都会义无反顾放弃的。年轻的李轩不懂放弃,所以才会喜欢吴羽策那么多年。现在的李轩懂了放弃,却坚决地斩断自己的情丝。

他是虚空的队长,是第一阵鬼。

李轩一直到退役,都还想要个冠军,却还是没能如愿。

在李轩离开后的下一个赛季,吴羽策也退役了。

过了几天,李迅给李轩打了个电话。

他问起李轩和吴羽策还有没有再见过,问他知不知道吴羽策在哪儿,还问他现在爱不爱吴羽策。

最后,李迅很认真地说,你们俩要是错过,就真的可惜了。

李轩没说话。

他现在是一家酒吧老板,见过形形色色的人。

他们有的是初涉情深的年轻人,为了一点小事幸福得蜜里调油,同时又因为一点小事吵得天昏地暗;有的是相处多年的夫妻,相濡以沫,举手投足间的默契无需多言;有的是年事已高的老人,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却也有着数不尽的甜蜜。

雨天,清冷男子推开门,带来风雨气息。

李轩不说话,上前抱住男人。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END

评论(1)
热度(85)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