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关于方教授和王老板的二三事01

关于听歌

王老板喜欢听民谣,听的时候还喜欢跟着节奏一晃一晃的,有时候躺在方教授怀里还悠悠地晃荡,方教授出于好奇的心态摘下了王老板一只耳机,戴到自己耳朵上之后瞬间被呼啸而出的最炫民族风淹没,看王老板的眼神中都带了那么些不屑。

是男人就要听社会摇的好吗。

不同于王老板对一种类型的歌照单全收式的循环播放,方教授听歌的品味很杂,这也就养成了王老板喜欢摘方教授的耳机,听听今天的方教授在听什么歌的习惯。运气好的时候可以听到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当然听到老司机带带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老板喜欢这么搞,方教授也学坏了,从此走上了调戏王老板的不归路。

比如,看到王老板在喝水,方教授就会走过去,调调手机里的歌,把耳机戴到王老板耳朵上的时候正好在放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

再比如,王老板因为在外貌上有着十分明显的特征,所以方教授对所有歌词里带眼睛的歌十分热衷,还曾经在王老板生日的时候,对着他深情演唱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王老板脸上MMP心里笑嘻嘻,他知道方教授想表达的意思在后面的歌词里,而非单纯调侃他的大小眼。别人觉得怎么样无所谓,王老板是百分之百懂方教授的。

方教授乐此不疲。有一次王老板去理发店剪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发型回来,方教授对着那倔强地翘起一撮呆毛有些洗剪吹意味的发型愣了半分钟,之后迸发出了划破天际的大笑。王老板当然很不开心,但是木已成舟发已成型,王老板实际能做的,除了用发胶把头发弄得更难看之外,就只有避免照镜子了。

方教授当然是不会整天举着镜子,让王老板欣赏他的新发型的。可是方教授还是没有忍住,特地用家里的音响给王老板放了一天的杀马特遇见洗剪吹。

王老板很想把方教授在家里的样子拍下来,发给他的学生看看,以此破坏方教授的高冷人设。学生们有了方教授的这个把柄,说不定还能少写两篇论文呢。

不过王老板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方教授手上还有他当年喝醉酒血洗KTV的黑历史,好汉不提当年勇。

王老板还有个生意上的朋友,姓黄,平时话特别多,王老板一度以为他就是靠话多才烦得那些大老板签下了那么多生意。因为黄老板本身是南方人,开了一家驰名中国的皮革厂,正好就成了方教授的活靶子。每次黄老板一拉着王老板东拉西扯,方教授就清清嗓子,嗷一声开始唱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把黄老板气成河豚。

王老板其实也不能叫王老板,按流行叫法应该叫总裁来着,但是方教授觉得这么喊实在是太羞耻了,总让他有一种攻受不分的懵逼感,于是就换成了更加接地气的王老板。

其实他更想喊煤老板来着,但是方教授觉得活着也挺好的。

方教授是教经济学的,平时在家还喜欢给王老板上上课,虽然王老板对方教授讲的那一套理论不怎么感兴趣,却还是打起精神坚持不懈地听到最后,只为了在方教授讲完的时候不咸不淡地说上一句呵呵,那副姿态极其有隔壁叶医生的精髓。

私底下却觉得方教授讲课的样子真是帅炸了,而且递上一杯水的话他的嗓子会舒服一点的。

方教授是很理性的,为了中和,上帝就派来了感性的王老板。

王老板有一段时间特别钟爱宋冬野的歌,一首《斑马斑马》循环播放了半个月,被科普了斑马一个人是无法入睡的之后,在躺椅上晃了半天,慢慢地想以前和方教授异国恋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表计算着时差,幻想方教授现在在干什么,满脑子都是对方教授的小思念。

想着想着,感性的王老板就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抱住了方教授。方教授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很大度地把王老板拥入怀中,偷笑。

杰希,香香的。

TBC

这种日常写着好有感觉,可是我的正经大纲还没有码完QAQ

评论(1)
热度(28)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