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非典型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这种东西放到别人身上要么是私定终身要么是自古天降虐青梅,放到方士谦和王杰希身上就是靠我家幼驯染怎么这么可爱不行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而这种想法大多数情况下来自方士谦。方士谦有这种想法的时候王杰希就打喷嚏,王杰希有这种想法的时候那方士谦得吐血。


方士谦第一次对幼驯染产生邪念是在方大魔王十三岁的时候。

两个从小就在一个大院长大好的时候能穿一条裤子还嫌松,坏的时候恨不得拿石子打爆对方狗头,时晴时雨因吹斯听,磕磕绊绊地长到十三岁,结束了这种幼儿园小朋友式的相处模式。

因为,方士谦他情窦初开了。

在老妈看的台湾偶像剧的狂轰滥炸下,方士谦扭扭捏捏地喜欢上了隔壁班班花,一下课就跑到隔壁班后门隔着玻璃偷看班花看书的样子,盯着人家后脑勺的双马尾看上整个课间不嫌累。因为这还找王杰希换做早操的位置,因为王杰希的位置离人家班花近。

王杰希那叫一个嫌弃,巴不得离方士谦远点顺便向全世界证明自己不认识这个单恋重症患者,最后还是乖乖地陪方士谦去买送给班花的生日礼物。

“王杰希你看看这个项链怎么样!”方士谦趴在柜台上,眼睛亮晶晶地指着一个在灯光下面闪闪发光的项链。

“是不是超级有大家闺秀的感觉!”方士谦很兴奋啊,毕竟是给喜欢的女孩子送东西,能衬托出对方气质顺便俘获个芳心什么的不要太赞。

“不怎么样。”被强行拖过来做参考的王杰希淡淡然地回复。

他向来对这些东西不感冒,来这里想当然的无聊至极。闲到没事干,还顺手记了下一些写周记用的素材,盘算着怎么用方士谦的风格帮他写一份,这周末正好赶上隔壁班花生日,作业估计方士谦是顾不上了。

方士谦终于不高兴了:“这个你说不怎么样那个你也说不怎么样,王杰希你敢不敢更敷衍一点?”

“怎么不敢?”王杰希挑了挑眉,收起自己的小本本,放进上衣的口袋里,径直地走到另一边的儿童玩具店里,拿起一个魔法披风对方士谦说:“我看这个就不错。”

“……王杰希!”方士谦又喊了句王杰希的名字,像是对他的敷衍忍无可忍,又像是不明白一个普普通通万圣节上无数同款的披风有什么好的。

王杰希没理他,有点出神地看着那件披风。

“我觉得挺好的,”王杰希把脸埋进披风里,“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也是这个呢。”

“还记得吗?那时候我五岁,你说无论怎么样都要送我个好点的礼物,弥补前几年没送上的遗憾。然后第二天我就看见你脸上顶着个大红巴掌印,脸肿得老高,手里拿着这件披风。谁让你半夜翻墙出去的?你妈不揍死你啊。可是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因为只有你记得我说我以后要当魔术师,他们都是很看不起的。那天的时候你还因为没能赶上生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丑死了。”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也许是灯光太过晃眼的原因,他居然觉得全世界就只剩下了王杰希和那件披风。

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

方士谦捂住心脏,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在乎班花了。

与其处心积虑地想送一个礼物给一个没怎么搭理过自己的女生,还不如保护王杰希此时此刻最美好的笑颜。

他已经不记得那一天他是出于什么心态抱住了王杰希,又是出于什么心态买下了那件披风,又套在了王杰希身上。

方大魔王一辈子情窦初开过两次,第一次两个月,第二次一辈子。


王杰希第一次约等于对幼驯染产生这种想法是十六岁的时候。

“王杰希是吧?”出校门后被一群明显是不良少年打扮的人拦下来后,王杰希仰起头,直视着眼前的大高个。

“是。”王杰希也不跑,就这么淡定地跟他耗,虽然也差不多知道对方的用意了。

“给我打!”呜呜泱泱的一大帮人上来就开始冲王杰希拳打脚踢,王杰希费劲地应付着,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

方士谦原本是盘算着和兄弟们在外面撸串来着,王杰希这种三好学生是不会参与进去的——他得回家写作业。于是方士谦就把通知老妈的伟大任务交给了王杰希。吃到一半,方士谦突然想起来王杰希的爸妈早上急急忙忙地出去了,让自己转交给王杰希的生活费还没给他呢,于是就拿起外套要回家。

剩下的一帮毛头小子面面相觑,一个叫魏琛的社会青年带了头,扬言要去看看方士谦的小老婆,方士谦笑骂他有病,领着一帮子人往家走。

看到一群人在巷子里围着一个人打的时候,方士谦心头猛地一颤,仔细一看那个挨揍的人就是王杰希,当时就感觉一股热血往心头涌,当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和看起来像是领头的那个人打了起来。剩下的人愣了几秒,也开始加入战局。

对方一看来的人也不像什么善茬,当即没了底气,撤退的时候比较紧急,有个人还愤愤不平地用啤酒瓶子砸在了王杰希头上。

王杰希头上冒出血的时候方士谦已经做不到什么冷静了,冲上去逮住那个人就是一顿揍,眼睛通红。

领头的那个人原先还想让剩下的人劝劝方士谦,被告知被揍的那个是方士谦他媳妇,又被顺便告知方士谦揍人狠不是一天两天,1V3都不带怕的,打游戏玩个治疗都得暴力输出一会儿,要不是现在退隐江湖哪里轮得到他们截住王杰希。

眼看着又是一场恶战,最后拦住方士谦的还是王杰希。

“士谦......”王杰希有气无力的声音传进方士谦的耳朵,方士谦这才大梦初醒一样,丢下那个人跑到王杰希身边,抱起王杰希,手指颤抖着拨120,打错了好几次才勉强拨出去。

“别怕,王杰希,救护车马上就来了,没事的……”方士谦的手感受到了温热黏稠的液体,一看一手全是血,但并不是从头上流下来的,而是从膝盖上溢出的。

“我没事,不用着急。”王杰希笑了笑,他突然觉得,如果被打一顿就能看到方士谦这么紧张的样子的话,好像也不亏。

王杰希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看到方士谦的眼圈越来越红,扶着自己的手愈发颤抖。

“你不会是要哭了吧,方大少爷?”王杰希佯装轻松地问。

“谁,谁要哭了。”方士谦偏过头,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

“你妈让我好好照顾你了,我怕你出事我也得被连累知道吗?要不然我才不管你呢,你死了我也不管。”方士谦嘴上强硬,眼睛可没那么争气,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倒是把王杰希看乐了。

“多新鲜,我都多少年没见过你哭了。”王杰希提起点精神,“被揍一顿也不亏啊。”

剩下的人硬生生被方士谦的兄弟们逮着干了一架,最后还是踉跄着挂着彩走的。方士谦带来的那些人一转头看见方士谦掉眼泪,个个跟见母猪上树似的,新奇地瞅着,还有的干脆掏出手机录像。

“闭嘴!”方士谦这一声吼差点把录像的小孩手机吓掉,“以后有人打你你就跑啊,去找我,打架多新鲜的事,爷爷我就没怕过那帮孙子。倒是怕你,怕你真出什么事,到时候我可怎么办?你真以为我是被那帮孙子吓哭的?我怕过什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妈饶不了我,我也饶不了我自己。”

围观的小子们就差给大神鼓鼓掌了,这四舍五入等于告白了啊!

王杰希头上的血还没止住,伤口被方士谦用外套包住了,实际价值聊胜无于。王杰希头有点晕,看见方士谦一脸愧疚的样子,第一次觉得这家伙是真的可爱。

“不想给你添麻烦。”王杰希的声音越来越低。

方士谦急了:“喂喂,王杰希你可别睡啊,陪我聊一会儿,你不害怕我还怕呢。添麻烦?你现在不就是个大麻烦吗?你可别把平时说的话当真啊,我就是说说,我们杰希一点都不麻烦,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你不嫌弃我就是好的了,可别挨揍了还不吱声,今儿我要是不来你不得废在这儿了?以后我得天天护送你,看看哪家不长眼的敢动爷爷我的人。”

“得嘞。”王杰希应了声,救护车终于赶到,被抬上去的时候王杰希还看见方士谦跟着抹了把眼泪,一双眼睛哭得通红。

丑死了。王杰希想,但是心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快速跳动着。

一定是被打之后的后遗症,王杰希这么告诉自己,却抑制不住想拥抱方士谦的冲动。

END

最近的事闹得挺大的,心累。说好的自由恋爱果然还是只限于异性恋啊。

说句题外话,昨天听幼儿园老师说,我们小区里就有两对,一对百合一对gay,关键是这两对原来还是夫妻,生了个孩子就离婚了,男方净身出户,愉快地搞基......

我特么能脑补一万字了好吗?超级想写......

评论(3)
热度(58)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