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恋爱主义【下】

恋爱主义【上】

有时候张佳乐也觉得自己怎么就这么好命遇见孙哲平了呢。

跟孙哲平比起来,被张新杰塞到桌子底下这种小事都算不了什么了。

孙哲平也有点感慨,他第一次跟人去酒吧玩,就看见一个蹲在桌子底下傻呵呵地拿着几个花花绿绿的酒瓶调酒的大男孩,整个一智障少年。

“看什么呢。”孙哲平有点好笑,这个不认识的微醺男人朝着他傻呵呵地笑,凶都凶不起来。

“看你好看。”张佳乐回复得相当肤浅,从桌子底下晃了几下,摇摇晃晃地钻了出来。

“想喝酒吗?”张佳乐端着自己刚调出来的战利品,眯起眼睛问。

“你调的?”孙哲平看了看张佳乐脚边堆的几小瓶酒。

“那当然!”张佳乐一脸自豪,“我乐爷调的酒天下闻名!”

孙哲平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接过酒杯仰头饮尽。

挺奇怪的味道,虽然说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随便喝,但是这家伙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有心计的人,而且还挺好拐的。

“好喝吧。”张佳乐笑了,眼睛亮晶晶的,“乐爷出品,绝对有保障。”

“嗯,好喝。”孙哲平觉得有点晕,不知道是张佳乐笑得太好看了还是酒的浓度太高。

“诶!!!”张佳乐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孙哲平,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这什么情况?他调的酒这么猛?这家伙酒量这么差来什么酒吧啊,玩酒后乱性吗?

最后的结局是张佳乐把孙哲平推到了他的朋友堆里,临走孙哲平还借势亲了他一口,弄得张佳乐老脸一红。

之后孙哲平经常在酒吧蹲点,也不知道他发了什么疯,阅美女无数的大少爷居然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兴趣。他也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就是想认识他,认识一个蹲在桌子底下种蘑菇的奇葩。

久而久之,最先跟他处熟的事是张新杰。

张新杰毫不在意,把张佳乐从八岁那年爬树上抓猫把腿摔断到初中的时候写作文被批超出了老师的阅卷水平,从喝牛奶洒到裤子上被班花甩了一巴掌到高中去餐馆端盘子结果最后赚的钱还不够陪老板的盘子钱,诸如此类的黑历史张新杰信手拈来,说明白点,就是喜欢张佳乐的男人就得接受美好印象的破灭。

孙哲平和那些纯粹就是想泡张佳乐的男人还是不一样的,每次张新杰讲张佳乐的黑历史的时候都特别认真地在听,恨不得拿个小本子记下来。

孙哲平半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很快就和张佳乐打得火热,虽然没有承认恋爱关系,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俩人关系不一般。

“大孙,你干嘛呢。”张佳乐窝在沙发上看恐怖片,刚看到高潮部分就很怂包地暂停打了孙哲平的电话。

“看邮件呢。”孙哲平坐在床上,点开张新杰发来的张佳乐攻略手册,“什么事?”

“没什么,”张佳乐盯着电视机屏幕上的大血脸,往被子里缩了缩,“那什么,我一个人在家挺害怕的,你来陪陪我呗。”

刚说完张佳乐就后悔了。先不说一个大男人看鬼片还吓得跟个幼儿园小姑娘似的到底多有损形象,你大半夜看鬼片害怕了,管人家什么事呢?人家就能出来陪你啦?凭啥?张新杰这种级别的发小都只是甩了个滚字,你又不是人女朋友,哪来那么多孤独寂寞?

“等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穿衣服的声音,听得张佳乐真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你别,等等,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害怕啊哈哈。”张佳乐打着马虎眼,眼神一转看到不远处柜子上摆着的不久前买的鬼面具,吓得嗷一嗓子叫了出来。

“乐乐你别害怕,我现在就去找你。”孙哲平的声音不算多好听,可是就那一种硬汉的感觉让张佳乐心里痒痒的,比被王杰希养的猫抓在心上还痒。

他们的电话一直没挂,孙哲平不间断地给他讲一些小故事,聊他以前是怎么在朋友的聚会上三杯倒被人嘲笑至今的,还聊了聊以前的黑历史。等孙哲平到了张佳乐家楼下的时候,笑得不行的张佳乐很欠揍地来了这么一句。

“大孙,跟你这么一聊,我好像不害怕了。”

“那怎么办,”孙哲平很无奈,“我都到你家楼下了,现在要赶我走了?”

张佳乐觉得大半夜把人叫出来再把人赶走太不厚道了,而张佳乐不是个不厚道的人。他当即一拍大腿做了决定:“大孙,今晚你别走了,陪我看片子吧。”

张佳乐真是个奇葩,孙哲平不止一次地这么想。能把一起看恐怖片这事说得跟看岛国爱情动作片一样,不是活宝就是神经病,很显然张佳乐是前者。

张佳乐听见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和电话那边的很对得上号。

他记得自己之前把家里的备份钥匙给了孙哲平一份,还忧心忡忡地跟他说自己犯迷糊的时候会忘带钥匙,而他大多数时候都在犯迷糊,张新杰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在,所以就给了孙哲平一份。

“大孙!”孙哲平一开门,就看见一个披着被子的长头发鬼朝自己扑过来,眼里还泛着打哈欠的眼泪。

真可爱,孙哲平想。

不,不是,是超级无敌喷气螺旋式可爱,是最棒的张佳乐式可爱。

“走吧。”孙哲平拍拍张佳乐的脑袋,说。

张佳乐点点头,关上门领着孙哲平一起瘫在沙发上。

恐怖片就这点不好,明明吓人得不行,可是不看到最后又觉得不过瘾,看完又后悔自己为什么看这鬼玩意,整个一后悔药批发户。

张佳乐自己也承认他不是个胆子多大的人,从两岁被表哥的一个大爆竹吓出心理阴影至今都不敢放烟花,看鬼片纯属找虐。但是孙哲平不一样,那可是五岁看贞子六岁看伊藤润二的人,其胆量非一般人可以比拟,更别提怂包一样缩在角落的张佳乐了。

张佳乐每看到一个血腥的镜头,就下意识地往孙哲平怀里缩缩。孙哲平也没说什么,干脆把张佳乐抱到怀里,把下巴放到张佳乐的肩膀上,蹭了蹭张佳乐的脖子。

张佳乐身体一僵,脸跟充了血似的疯狂涨红。

“乐乐,”孙哲平说,“我想追你。”

当时要是张佳乐稍微放荡一点估计第二天他们俩就床上相见分外吃鸡了,可他没有,傻愣愣地点了个头,当晚一个睡沙发一个睡床,一夜没睡着。

但是孙哲平这人吧,属于那种倍有男人味的那种。不会撩还不会学吗,学不会还不会疼吗。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还需要什么招数吗?再浪漫的事情让孙哲平做起来都变成了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他天生就要对张佳乐好似的,没有一点怨言,毫无保留地恨不得把他塞到心窝子里疼。

那种简单粗暴理所当然的爱情多冷艳的人都受不了,更别提本来就对孙哲平挺动心的张佳乐小同学了。

以至于第一次到孙哲平家的时候,张佳乐坐在孙哲平的大床上,想着孙哲平现在要是想上了他他肯定往床上一倒接着双腿一缠两个人都别想下床。

可是,孙哲平你个大怂逼,这是你展示绅士风度自己去睡客房的时候吗?

张佳乐郁闷,费劲吧啦地脱光光站了孙哲平面前,一番上下其手成功勾引。

第二天两个人醒过来,张佳乐扭扭腰,想着自己缺课这么久今天去考试会不会被叶教授杀了。

这思维跳脱得太猛,孙哲平觉得他现在就差来个事后烟平复一下自己激昂的心情了。

跟追求对象做完爱他却想着去考试,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END

简单粗暴想去睡觉

评论
热度(24)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