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留醉

方王有关猫的二三事

王杰希

01

我见证了方士谦同学第七次把猫从外面抱回来的全过程。

方同学是一个很喜欢猫的人,哦,这并不包括他喜欢让我戴猫耳发卡这件事。

我怀疑他可能是安装了流浪猫雷达,每次出门,他有大概率会遇到流浪猫,并向我提出饲养的申请。

我可以不用迟疑地说出一堆不能把这只猫抱回家的理由。

然后我同意了。

方同学高兴得像个吸了猫薄荷的200斤橘猫。

高兴完,方士谦同学微微歪了歪脑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伸手把猫耳发卡从我头上摘下来。

“现在本治疗之神宣布,王杰希通知的猫耳封印解除!”他高兴地宣布。

真是中二得一塌糊涂。

但这不是他的错。中二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他只是比别人晚了一点点而已。

而已。

所以方士谦小朋友,把你的爪子从我头上拿开。

我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根据我多年和方同学斗智斗勇的经验,这个表情适用于任何方士谦高兴的时候,唯一一次失败是他喝了酒,然后......

日。

阿西吧方士谦。

他果然讪讪地收回了手,委屈吧啦地摸了摸怀里白猫的毛。

并不是所有喜欢猫的人都能招猫喜欢,方同学和猫就没那个缘分。

我毫不意外地看着他被猫挠了好几爪子,慌张的样子非常赏心悦目,尤其是脸上的挠痕,啊,人间至高无上的艺术。

我把猫从他怀里抱过来,给猫顺顺毛。

顺便也给方同学顺一下。咳,顺便。

方士谦同学看起来心情很低落,这没什么,每次出门他都要重复上述过程,记忆力还不如黄少天煮了的那几条喻文州的金鱼。

我知道方士谦同学接下来会做什么,于是弯下腰,蹭了蹭白猫,躲过了方士谦伸向我头顶的魔爪。

方同学看起来更郁闷了,而让他郁闷是我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比打荣耀还嗨。

“你刚刚也摸我了的!”方同学看起来很不服气。

“哦,那我想我们该讨论一下刚刚的那个猫耳发卡了。”方同学,下次伸爪的时候不要把心里想的表现在脸上,适当的演技是需要的,我批准了。

“回家,”他挠了挠头发,说,“不逛了。”

我眼皮都没抬一下:“很好,我也想体验过一个没有年货的年。”

我说了,让方士谦郁闷是我生活中最大的乐趣。

最后我们每人都提着大包小包,还包括方同学捡回来的猫回家的。

路上我和方士谦同学爆发了今天的十六次争论。

我认为我可以一手抱着猫一手帮他提一些袋子,以减轻方同学的负担。而以上言论不知怎么就触动了爱猫而不得猫苦逼人士方士谦的心灵,他愤愤地提起地上的袋子,张扬地说老子一个人也能把这些东西都提回去,王杰希你跟你的猫好好过吧。

他把重音放在了“王杰希”和“猫”上,很好,他大概是忘了这只猫是谁捡的了。

下一秒他就被袋子坠得踉跄了一下。

哦,冷漠。

我收回刚刚扶他的手,而他则莫名其妙地有点脸红。

不是尴尬,他尴尬的时候喜欢瞪我。

我真是不太能理解方士谦同学的脑回路了。

方士谦,你作为我王杰希的男人能不能清醒一点,这是一只你死乞白赖要捡回去的猫,我认为这不能使我们爆发内部矛盾。

在我们争执的时候,那只猫已经顺着我的胳膊,爬到了我的肩膀上,用脑袋蹭蹭我的肩窝,睡着了。

方同学立刻气得跳脚,这一次他没好意思和一只猫争风吃醋,却也气鼓鼓的像只河豚。

那里以前是他的位置。

猫毛搔得我的脖子有点痒,果然还是方同学好,怎么蹭都很舒服,就任由他吃豆腐好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从小就不太喜欢猫。

但没关系。

方同学却不太满意,他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久,正在我以为他要骂我的时候,他耍了个大流氓。

阿西吧方士谦,谁让你在大街上亲本王的,给本王翻滚吧!

“小队长小队长你脸好红嘿嘿嘿。”

他就像忘了自己刚刚做过什么羞羞的事了一样,跟只大金毛一样跑到我身旁,不顾我走得多快。

挺猥琐的,真的。

可爱。


回到家之后,方同学就一个飞扑把自己埋进了沙发。一米八的汉子跟小姑娘似的。当然我不会说出来,不然明天会腰疼,或者身上又多一些羞羞的痕迹。

够了。

本王已经受够了。

方士谦你还是在本王身下娇喘吧哈哈哈哈……

我先去给猫铲个屎回来就反攻。






突然发现了很久以前的草稿,就发了出来,会有几个关于猫的日常。

还有个谦谦视角的,明天发。

flag立好了坐等打脸

评论(2)
热度(44)

自娱自乐,随便写写
一切随缘,常年划水
方王宝岚,青青新杰
越闲越懒,越懒越瘫

© 胭脂留醉 | Powered by LOFTER